4. Teotihuacan的主人

1.日月金字塔

走向太陽金字塔的路程中,只要稍微抬頭,就能感受到巨大的太陽金字塔所給予的震撼。那是一種讚嘆,以及一種不由得的敬畏。然而真的走到太陽金字塔的底下時,由於金字塔層層內縮的構造,任憑頭抬得再高,也無法看到塔頂了。

我低著頭,走著一階階的梯,不去想有多高、有多遠,只是這樣地走著。而每當抵達一層平台,向左方望去,就能看到月亮金字塔,以及其前方的亡靈大道。亡靈大道兩旁長著樹木與青草,遺跡散落其中,這樣的景色,是爬塔過程中最好的享受。

我繼續低著頭前進,等到發現無階可爬時,才知已經到了太陽塔頂。塔頂並不是一個尖銳的三角錐,而是圓滑的微凸小丘,走上小丘,到達最高處,能對月亮金字塔與亡靈大道做最美的俯視。

氣溫還有點涼,塔頂人少,我坐在邊緣看著月亮金字塔,以及塔後的山。古時墨西哥原住民認為山型的金字塔,是最能接近神的地方;而從我眼中望去,月塔似乎和背景的山重合,在山前,月塔只是那麼地、那麼地渺小。

我就這樣坐著遠望,沒有人打擾,安安靜靜地。爬上塔頂,沒有一絲征服感,只是長長地呼了口氣,享受著寧靜的時光。

2.小販

從太陽金字塔爬下後,遊客漸多,小販們早先遊客幾步,沿著亡靈大道擺攤就位,展示著各式民藝品,有手編帽、民俗衣服、地毯等。在寧靜而廣大的Teotihuacan中,我被一陣動物的大吼聲吸引,左顧右盼,卻找不到其蹤影。那個聲音像是輕柔的虎、渾厚的貓。聲音吼完即逝,留下原地疑惑的我。

再走幾步,一陣大吼在我耳邊迸出,在那一瞬間,心裡的一股堅定帶著眼神移動,你一定在那裡。眼神所至,卻是一個小販,他見到我轉頭,再次發出了一陣吼聲。

我突然恍然大悟地笑了,小販也笑了,招呼我過去看他手中的笛子。這笛子型不似笛,是一個美洲豹的頭,張著大大的嘴,由陶製成。小販把手摀在豹嘴前,口吹著氣,一陣「呼嚕嚕」的低鳴出現,若閉上眼,似乎能感受到身前有一隻猛獸蓄勢待發,準備撲上攻擊。小販持續吹著氣,突然將摀住豹嘴的手張開,一聲大吼破空,有趣極了!小販見我有興趣,開始向我推銷,而我雖想帶走這支笛,卻猶豫於背包重量,沒有買下它。(後來我後悔了,還好在旅行的尾端,於Chichen Itza買到。)

小販們排排佔據亡靈大道,與旅人進行著交易,彷彿兩千年前場景再現。亡靈大道的市集、採購的人們、討價還價的聲音……。經過兩千年,原來留下來的不只是古蹟,原來有些事情沒有改變。

我看著這樣的畫面,感覺兩千年不過一瞬,感覺古人和我好近好近。

3.狗

當我爬上太陽金字塔的最頂端時,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隻熟睡的狗。那時遊客還少,小販也尚未就位,而狗已在塔頂安穩地躺著。這隻狗體型中等,有著黑色的背毛和黃白色的肚子,有著垂下的耳朵和微彎的前腳,有著上揚的嘴,想必舒服地做著好夢。

看來爬上太陽金字塔頂,對牠來說毫不困難;而在塔頂睡了一夜,彷彿是對著旅客宣告,誰才是Teotihuacan之主。無論有再多錢、有再高的地位、有再精深的修行,恐怕於下午五點以後,都必須離開Teotihuacan。就連免票入場的小販,也會自動走人。

在這樣的深夜裡,沒有電燈,也沒有藍光;沒有西班牙語,也沒有美洲豹的吼聲。客人們都離開了,主人爬上太陽金字塔頂端,選擇最接近神的地方作為石床,向天發出幾聲禱告後,進行每日必經的睡眠修行。

原來最能享受這寧靜的一切的,並不是我,我感覺美好卻自我感覺良好。你說是吧!Teotihuacan的主人。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