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1. 屬於誰的,紐約

阿提哈德航空的A380客機,在紐約時間77日早晨降落在甘迺迪機場。算是半個飛機迷的我,搭了從未搭過的航空公司、在神祕的中東國家轉機、坐了世界最大的A380客機,真的是過足了癮。

從小我就喜歡各種交通工具,特別是火車和飛機,且總是對它們有一些些浪漫的想法。不管是多遠的遠方,只要放心坐上自己的位置,就都不再是遠方了。在無法旅行的日子中,只要抬起頭看著天上的飛機飛過,總會想著「他們要去哪裡呢?」「一定還有好多未知的世界」以及,「好想旅行。」

坐飛機對我來說,是完完全全的,旅行的一部分。

從阿布達比搭飛機到紐約,美國的移民關查驗,在阿布達比機場就已經完成了。一開始我還沒意識到這件事情,還以為是因為中東到美國的班機,上機之前需要通過層層檢查。直到紐約下機後,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出境大廳,沒有再過任何關口,才恍然大悟,原來有「境外通關」這回事,世界之大,要當井底蛙真的很容易。

關於美國,在國中畢業的那年暑假,曾和家人參加美西旅行團,團遊結束後,一家人脫團飛到St. Louis,再搭小飛機到大伯一家所在的春田市(Springfield)

從前的旅行依賴著家人,15年後,我再次踏上美國土地,已是自己一人。

會選擇紐約作為前往南美的地點,除了想看看這座世界知名的城市以外,也因為大學時代桌球隊的朋友們,有好幾人在紐約生活,能和朋友在國外相會,是很棒的事情。然而因為我在星期四抵達,大家都必須工作,最後只見到了小太陽學姊

帶著緊張又興奮的心,我從甘迺迪機場搭地鐵前往曼哈頓。純銀色金屬皮的紐約地鐵列車,帶有堅實的歲月味道,車廂內舊舊的坐椅、框啷框啷的行車音,明明要前往世界的商業中心,卻有一種深深的歷史感。在繁華城市地底下,髒髒暗暗的地鐵站,就像表裡不同的世界,各自有各自的生命規準。

而那個時候我的緊戒心仍重,坐在位置上背包抓得緊緊的,眼神也只敢短時間地偷偷觀察乘客,尤其愈接近市區,人愈來愈多,也愈來愈多樣化了。世界級的大城市中,各式各樣的人們出現在眼前,讓人感受到不可思議,卻也緊戒著四周。我的旅行剛剛開始了,到了廣大的世界中,心卻緊緊地閉著,還沒有辦法真正開始旅行

直到和小太陽學姊見了面,看見許久不見的故人的喜悅的心,才沖淡了我的不安。學姊和同是桌球隊的學長超哥,在台南結婚後,繼續在美國生活,但可惜學長因工作無法見到面。對我來說,大學時代的桌球隊朋友們,除了是一起努力練球的夥伴外,更是重要的陪伴。那在我人生中最低潮的大學時期,能有這些人一起打球到半夜,並陪我聊天,給我許多實質面的幫助和情感的支持,那使我此刻回想起來仍忍不住感動地想掉淚。

向外旅行的同時,似乎也在向內探索自己…

我和學姊吃著午餐,聊了紐約這座城市,聊了她的生活,聊了我的旅行計畫。曾經在同一個校園中,學著同樣的課程的我們,現在的生活卻非常不同,人生的各種樣貌,有著不可預知的有趣。

學姊必須先回實驗室上班,在紐約過境完全沒計畫的我,依照學姊的建議前往布魯克林大橋。連接曼哈頓島與布魯克林的這座大橋,有著由拱門和線條組成的對稱之美,行走在橋上人行與腳踏車共用道,每一次的抬頭都是讚嘆的壯觀。

由曼哈頓往布魯克林的方向走去,橋的對岸是一棟棟俐落的現代化大廈,不留一絲餘地的宣示著繁華,提醒著旅人現在身在何方。以高樓為背景的布魯克林大橋,我終究沒有走完它,也許是即將離開繁華世界的旅行意念,使我不願接近那些大廈

離開大橋,我坐著地鐵來到著名的時代廣場。濃厚的商業氣息、巨大的螢幕廣告、亮晶晶的高樓玻璃、各式各樣的招牌和走在流行路上的大群女女男男,我站在廣場一角,徬徨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裡,不是屬於我的地方。也沒有我需要的東西。

拍幾張照片,紀錄下這不屬於我的世界,我匆匆離開。

離時代廣場不遠的中央公園,讓我在這壅擠的城市內能稍微喘口氣。我在路邊的餐車買了一杯要價七美金的柳橙汁,淡而無味,一個簡單的生活日常,在這座城市中卻要付出高貴的代價。長時間的飛行加上都市的疲勞轟炸,走進中央公園後我感受到自己的疲憊,就躺在樹下休息。我閉上眼睛就要睡著,只剩下警覺心撐著眼皮。本來覺得只在紐約待十幾個小時很短,現在卻想要趕緊離開。

中央公園許多的植物,和路過的松鼠及鳥,是我最享受的畫面,在旅行的一開始,似乎開始對於自己有更深的了解。

學姊下班後,我們在Rockefeller Center見面,在廣場內吃著有名的Lady M千層蛋糕,再登上Rockefeller building65樓酒吧,看著紐約市無盡的繁華。

學姊陪我吃了晚餐,本還想帶我到河邊散步,我感受到學姊身為地主的招待意念,很希望我滿載而歸,這讓我十分的感動,小太陽一直以來,都是個認真負責的好學姐。可惜我許久沒好好睡覺的身體,似乎已撐不住,我表達了想要早點去機場休息的想法。

和學姊道別,一個人走在紐約髒亂的街頭,我想起了在聊天中,學姊說:「紐約,什麼都有!」但我想對我來說,來到紐約最值得的就是能見到老朋友吧!

巴拿馬航空的飛機於凌晨1點,向南方飛去,而我在用餐後沉沉睡去。等我惺忪地醒來後,窗外已是滿滿的安地斯山脈。

This Post Has 2 Comments

  1. 好懷念啊,那時view還很好的Rockefeller center, 現在都被高樓擋住中央公園的景色了:(
    在這個城市裡見到故人,是最高興的一件事了!

    1. 想不到沒幾年,竟然改變了那麼多!可以在地球另一端的城市,和朋友聚聚,真的是很棒的事情!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