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2. 南美大陸的首站-利馬

我還記得從沉睡中睜開眼,拉起飛機窗戶擋板,看到的景象。那在藍天之下,安地斯山脈無盡的層層山峰,在破碎的雲之下巍然現身。紅褐色的山、稀少的植被,加上離飛機感覺很近,那必是我此生從未抵達的海拔。窗外的安地斯讓我完全清醒了,我身在南半球,即將踏上南美大陸,安地斯山脈告訴我,這一切都是真的。

我在78日中午抵達祕魯首都利馬,而關於這座城市,旅人們對它大部分的評價是:「危險」、「可以不去」、「最好住在Miraflores高級區」等等。來到南美洲的第一座城市,就讓我有些擔心,而旅人的任性仍讓我選擇住在歷史悠久,卻治安較差的歷史老城區。

2016年,坐機場的官方計程車入城,要價55新索爾,約等於550台幣。儘管有許多緊張,有許多害怕,我仍本能地忽略官方計程車的招呼,走出管制區。很快有一位穿著西裝的大叔搭訕了我,開價45新索爾要載我入城,我腦中閃過前人在祕魯殺價的過程,告訴他我打算搭公車,就往公車站方向走去。大叔緊跟著我不放,「40…不然35?」我直說著「No」,腳步沒停下,大叔的腳步也沒停下。「不然多少你說?」「25」「不可能,最低30!」我繼續走著,眼看快要到了搭公車處,「好啦!25,跟我上車吧!」

我還在稍微得意講到滿意的價格時,卻見大叔拉開了一台黑色轎車的門,明顯的這並不是計程車,我才驚覺原來搭上了黑牌車。我開始緊張了,上車後騙了大叔我在利馬有朋友,是來找他玩的,住在Hotel Paris。大叔帶有輕蔑地說:「那間旅館,只有名字像巴黎。」不知道為什麼,我對這句話印象深刻,總覺得話中帶有南美人對歐洲人的複雜感情。

我暗自拿出沒有網路的手機,使用衛星定位確定大叔有確實帶我前往旅館後,才稍微安心,也開始能和大叔聊上幾句。大叔載過很多國家的客人,所以各國語言都能說一些,而對於台灣,他很自然地認為是中國,儘管我解釋了一番,但我也知道要弄清楚是不容易的,至少傳達出了台灣人的立場,我想也就夠了。

談到亞洲,大叔說出了日本和韓國,說到日本的七龍珠,說到韓國的流行音樂,並忽然很嗨地唱起了江南Style,甚至雙手放開方向盤,跳著騎馬舞。車子隨著節奏穿梭於利馬混亂的交通中,我強顏歡笑下只有擔心,只怕在旅行的第一天就出了意外

這趟驚險的黑牌車之旅,讓我觀察了祕魯人方正的輪廓及深邃的五官,了解了日韓文化在祕魯的輸出,看見了利馬擁擠的交通、灰陰陰的天氣,和參差不齊的市容。這些是我認識祕魯的最初。

Hotel Paris的主人是個歐裔老人,他親切地提供了我非常多旅行資訊,如附近可以去的地方、換錢的位置等等,這讓初來到利馬的我,安心了不少。知道我不會說西班牙語後,主人告訴我「下次,學個幾句再來吧!」

安頓好後,我在旅館旁的小餐館吃了午餐,牆上掛著沒有圖片的菜單,我努力在其中找到了認識的字「Pollo(雞肉),「Sopa(),在緊張中成功吃到祕魯第一餐,對當時的我來說,就像大冒險一樣。

祕魯的餐廳菜單上常有Menú del día,也就是「今日特餐」,有些有2~4種主餐能選,比較小的餐廳就只有一種。在點餐時,可直接說Menú,含有一份湯、一份主餐(通常是飯、肉、生菜、馬鈴薯),以及甜點和飲料,大約就是台灣一個便當的價錢。是當地人和有預算的旅人填飽肚子的好選擇

這間餐廳的服務生是一個長相可愛、笑容靦腆的年輕男子,他對我很好奇,但礙於語言不通,我們沒有太多的交流。儘管如此,親切友善的眼神,仍讓我這第一餐吃得放心舒適。當面對一個和自己很不一樣的人的時候,是好奇、友善;或是冷漠、排斥,我是屬於哪一種呢?我希望自己,像這位服務生一樣,能盡心地對待一個遠道而來的旅人。

旅館附近的聖馬丁廣場(Plaza San Martín),是我今天唯一一個景點。走在歐式建築的街道上,總有人說會感覺在歐洲。但對只有在小時候去過歐洲的我來說,「這裡的感覺像歐洲」的說法似乎有點荒謬,畢竟歐洲不是我熟悉的地方,而我此時此刻就漫步在南美洲。

聖馬丁廣場的中心,立著英雄聖馬丁(José de San Martín)的雕像。聖馬丁是西班牙裔的阿根廷人,在殖民時期,為西班牙到處征戰,卻在阿根廷展開獨立戰爭後,成為獨立軍的領袖。他在戰場上的活躍,讓阿根廷成功脫離西班牙的殖民統治。之後,聖馬丁翻越高聳的安地斯山脈,突襲山脈西側的西班牙軍,促成智利獨立。隨後揮軍北上,海陸齊下攻下利馬,解放祕魯,成為祕魯第一任總統。

而後,聖馬丁竟急流湧退,將軍政大權交予西蒙 ・   玻利瓦爾(Simón Bolívar)後,至法國過著退休生活。與許多悲劇英雄不同,聖馬丁得到了後半生舒服的日子並善終。雖然無法確定聖馬丁退休的原因,但這樣的決定,我認為是很有智慧的。而又是什麼原因,讓流著西班牙血液的聖馬丁,竟能領導阿根廷人對西班牙作戰呢?我想這就是英雄的特質吧!

聖馬丁廣場內人很多,但卻安靜不嘈雜,我散步其中,來到另一個世界的感覺更加厚實,一道道嶄新的訊息進入五官。廣場四周有著許多以擦鞋為生意的人們,還有賣著飲料、零食等等的各式小販車,而我被路邊踩著磨刀輪,專注於手上刀片的眼神所吸引

在來之前,聽到許多人說的利馬,和我感受到的利馬,似乎有些不同。這是座認真的城市,值得為他停留。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