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4. Fly to Arequipa

每當陽光燦爛的日子,我總會想起Arequipa

在逃離台灣日復一日的日常、經過商業化的紐約和總是陰天的利馬後,遇見由白色建築、無限藍天,以及火山Misti組成的Arequipa。我第一眼就愛上它了。

我對Arequipa的喜愛,讓我無法將這座城市的名字翻譯成中文,如有些人稱呼它「阿雷基帕」、「阿雷奇帕」。不,這樣的稱呼,就不是我心中的Arequipa了。

那天我坐著Peruvian Airlines航空,由利馬往東南方飛,窗外的景色是一幕幕的祕魯縮影。從陰天之下灰濛濛的利馬升空,穿透利馬上空厚厚的雲層,越過城市密集的房子進入太平洋,等回到陸地時,已進入安地斯山脈上空。安地斯山脈像是歲月在地球上留下的皺紋,那經年堆積起來的起伏,蘊含了多少人生起伏的故事。有橫越山脈的英雄聖馬丁,也有在山脈中放羊一生的牧人。

土黃色的山脈沿著航線向南,順著山脈走就不會迷失方向,而令人驚喜的是一條S型的河切出山谷,為荒山群中帶來一片綠。河谷農區雖常在課本中讀到,但親眼目睹,有關於生命的深深感動。

山脈逐漸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沙漠,以及沙漠中的綠洲。不同深淺的綠色農田,馬賽克般地在沙漠中拼貼,人類和大自然,在此共同創作藝術品,不知道有多少人看過呢?我為自己的幸運感到珍惜,這樣的景色此生不知是否還能見到第二次。

從馬賽克綠洲離開,一條筆直的路穿越無邊大漠,那道路在沙漠中顯得孤單,因四周什麼也沒有;那道路在沙漠中顯得堅毅,因它那麼地直,朝前而去,不由分說。

等黃沙退盡,城鎮出現,Arequipa就近了。房子的密集度越來越高,直到有一刻會開始猜想也許這裡就是Arequipa。當我眼光注意在城市外圍的山上,竟有刻著大字時,Arequipa的象徵:火山Misti,赫然現身。機翼劃過聳立在城市身後的Misti,我又驚又喜,能在飛機上看著Misti就在窗外,這趟飛行真是太值得了。

關於家鄉,總會有某一種象徵,當看到它時,就會有強烈的回家的感覺。每當我回到家鄉高雄岡山,那段進入岡山站傾斜的鐵軌,就是回家的感覺。而我想Arequipa的居民,必定會於自己的家鄉有十足的歸屬感,當從外地回到Arequipa,看到Misti現身,心中必定只會有這一句話:「我回家了。」

一走出Arequipa機場,藍天之下的Misti,就立在那裡,歡迎著每一位過客;擁抱著每一個歸人。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