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5. 有一點悲傷,有一點美的白色之城

初抵達Arequipa,我在美麗的歷史城區找了旅館「La puerta del Sol(太陽之門),一間單人套房,一晚只要20新索爾,房間小小的、附衛浴,我發現自己需要的東西,就是這麼簡單。

漫步於Arequipa歷史城區,藍天加上用火山灰蓋成的白色房屋,讓心情和腳步都輕快起來。在這座海拔2300公尺的安地斯高原城市,陽光讓冬季也溫暖。充滿中世紀風情的街道,以及純白色的建築,許多神秘的小巷,市容也乾淨明亮,很難找到什麼理由不喜愛Arequipa

Arequipa的武器廣場和利馬不同,十分熱鬧,廣場四周的椅子坐滿了人。各國的旅人和當地的人們混雜,歡笑聲和小販的叫賣聲此起彼落,也有幫忙拍照的公家機關人員。高大的耐旱植物立在廣場中,其後是有著雙鐘樓的Arequipa大教堂,大教堂的更後方,就是圍繞著Arequipa的火山們。

地勢高而綿長的安地斯山脈,勢必是板塊劇烈活動的地區,在Arequipa四周,除了Misti之外,還有查查尼連峰、薩班卡亞等火山。火山給Arequipa帶來了精神象徵和火山灰建材,卻也給Arequipa帶來了災難和恐懼。

15世紀的印加時期,火山爆發給人們帶來生存的壓力,為了請震怒的天神平復心情,印加人將少女獻祭。在當時的某一天,一位名叫胡安妮塔(Juanita)的少女,被帶上海拔6300公尺的聖山,也是一座活火山的安帕多峰,在離天很近的地方,將生命獻給了神。在終年冰封的安帕多峰上,少女的身體並沒有消失,區著膝的胡安妮塔在冰中沉睡,直到1995年被探險家帶下山來。

我在Arequipa的安地斯聖殿博物館(Museo Santuarios Andinos)見了胡尼安塔一面,去之前,我只因對木乃伊感到好奇;從博物館走出之後,我不禁想著胡安妮塔是抱著什麼心情死去的呢?若是真的心甘情願犧牲自己拯救別人,死亡依然可怕嗎?而她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女。胡安妮塔在山上獨自沉睡了五百多年,而如今每天都有從世界各地來的人來見她,我只希望她不再孤單了。

走出博物館的心情有一點沉,Arequipa的太陽也開始沉下。昏黃的路燈開始上班,大教堂也隨之亮了起來,在石板路上,夕陽和路燈一起把城市變成黃色。我沒有喝醉,走路卻開始搖搖晃晃,在白色之城Arequipa的夜晚裡,不須酒精,就能沉醉其中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