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2016南美-7. 秘魯時間,秘魯生活

Arequipa的巴士站分為兩棟建築,在車站外面,Misti仍然佇立守候。第一次走進秘魯的大巴士站,令人大開眼界。長形的建築物,四周是各家巴士公司的櫃台,櫃台上貼著一張張寫著各個目的地及出發時間的字樣,售票員的叫賣聲此起彼落,一個比一個宏亮:「Puno Puno Pu~no~~~」「Cusco Cusco~~~~」有好多家不同的巴士公司開往相同的目的地,競爭相當激烈。

準備前往Chivay(齊瓦易)的我,事先在Arequipa市中心的iPeru(秘魯的旅遊服務中心)查好了巴士公司及出發時間。然而到了巴士站,我找了好久竟然找不到這間公司,在兩棟建築物來回數次,眼看著離出發時間愈來愈近,最後只好問當地人,才找到巴士公司。但卻發現,這間巴士公司今天前往Chivay的車只有早上一班,我才了解,人說南美洲的時間是參考用的,真是親身體會到了!巴士出發的時間可能會隨時更動,除非是幾間豪華巴士的公司,比較不會更動時間。櫃台問我要不要買明天出發的票,我只能拒絕他,並另覓方法。

在叫賣聲中,我聽到了「Chivay~Chivay~~~」,循聲前去櫃台,有15:00出發的車次,看了看車子外觀,感覺還不錯,就決定買下車票。我忽然發現,在秘魯旅行,也許最好的就是隨機應變,來到車站,買好車票,有幾點坐幾點,就是這麼直接簡單。也許有些人會覺得,沒有事先預訂好車票,讓人沒有安全感,但我卻漸漸習慣了南美洲的隨性。

離出發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我好好逛了逛車站,車站內販賣著各種麵包,數量多且體積大,有好幾個人,拿了一個大布袋裝著滿滿的麵包上路,不知是否因為一些小村莊物資較缺乏,所以回家時順便帶著大量食物呢?我不禁對當地人的生活愈來愈好奇。

我找了張椅子坐下休息,拿出日記本開始記錄所見,寫著寫著,看到一個小女孩在旁邊好奇地看著我以及我的日記。我對她笑了笑,繼續寫著日記,而她仍繼續坐在旁邊看著我。我抬起頭,把日記拿給她看,她看著那些無法理解的中文字,笑得很開心。

原來不只我好奇我所來到的國度,這裡的人們也對我這個在地球另一端生活的人充滿好奇,而旅行,就創造了讓我們了解彼此的機會。我對於旅行的想法,漸漸地改變,也愈來愈喜歡,喜歡這樣和另一個國度的他人互相了解的時刻。

旅行總是和你想像的不同,南美洲的旅行,更是會發生太多的意料之外。我以為外觀看起來還不錯的巴士,其實只有外觀還行,內部十分老舊,沒有空調,座椅空間很小且有些損壞。在這樣的車況中要坐3個半小時的時間,我不禁有點擔心,也趕快吃了暈車藥以防萬一。

座位37號,我坐在窗邊,車子出發時沒有坐滿,卻一路上被路人隨招隨停,很快就坐滿了,且走道上也擠滿了大包小包的人們。原來這種當地人乘坐的巴士,也有著共乘車的性質,真是顛覆了我的想像。我旁邊坐了一位媽媽,傳統背巾繞在她豐腴的身上,保護著一個一歲左右的孩子,好像是第一次距離當地人如此地近,屬於秘魯的獨特味道,不斷植入我的記憶中

出了市區後,巴士漸漸爬升,駛入安地斯山脈中。長長的路旁,有廣大的高山草原,在黃昏斜陽中顯得惆悵。而路旁的掛有十字架的小小墓地,紀念著因意外而喪身在此處的人們。在光線愈來愈暗的時候,不知不覺身旁的山已被白雪覆蓋,我不知海拔來到了多少,只感到愈來愈冷,即使把所有衣服都穿上,仍抵不住窗戶透進來的寒風

巴士常常有人上下車,除了搭乘交通工具的人們,還有許多有趣的角色。賣零食的小販就不多說,總在停車時上車兜售一番,再搶在開車前下車。甚至還有「試吃品」,先發給每位乘客一個小零食,有興趣的再跟他買。有些試吃品體積大到我認為吃了就必須買下它,所以就等小販下車時還給他了。除了小販,候選人也是一絕。他們在某個地方上車後,就站在車子前方,使用自備的麥克風開始介紹政見,等到講完了,就跟司機說要下車,也許再到道路對面等對向的車吧!一些想宣揚自己理念的人也會利用類似方式,邊說邊發傳單,結束後就下車。在這只有幾個小村坐落的群山之中,也許這是蠻不錯的廣告方式吧!這一趟從ArequipaChivay的巴士上,彷彿是人們的移動集會所,各式各樣的活動在這裡發生,真是精彩極了!這想必是坐著豪華巴士無法見到的場景,這趟3個半小時的車程,只要價13新索爾,還能觀看當地人的生活樣貌,實在是太值得。

然而壅擠的巴士,坐久了仍然會不舒服,尤其在太陽完全下山後,氣溫驟降,感受到了冬天的高山氣候的威力。全黑的窗外,偶然在山下出現點點燈光,我想那就是在山谷中的小鎮Chivay了,也發現自己所在的海拔,想必已經超過了4000公尺,本打算慢慢升高海拔讓身體適應,卻早已在不知不覺中打破了人生的最高海拔。

在彎彎的山路中巴士下山,大約有一半的人在Chivay下車了,這是我第一個沒有預定旅館的晚上,下車後正有點忐忑,沒想到立刻有一位安地斯婦人,問我是否需要住宿,我詢問了房間狀況,她表示直接帶我去看。我心中有點不安,但仍選擇跟著她走,在寒風中,我知道自己需要多一點禦寒衣物了。房間及價格都很好,我住了下來,後來才發現,在這安地斯山脈的小村小鎮,遇到壞人的機會,真的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