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16. 再見了,親愛的科卡峽谷

今天,要離開科卡地區,返回Arequipa了。而搭乘的交通工具,則是在台灣時貪圖方便,在網路上訂的旅行社一日行程,一大早從Cabanaconde出發,途中停留科卡峽谷周邊的小鎮MacaYanque,以及可以觀賞峽谷的展望點,再到Chivay吃午餐。餐後一路從Chivay回到Arequipa,中間只停留公路的制高點拍照。

在天亮沒多久,就起床了,為的是在離開之前,再次去峽谷邊好好坐坐,享受寧靜。Cabanaconde的清早很冷,穿上全部的衣服,沿著山路走到峽谷邊,路上沒見到幾個村民,倒是與幾隻驢子相遇。途經一棵大樹,這棵樹看起來十分平凡無奇,但當我走近,看見幾隻鳥從樹中飛出來,如果牠們沒有飛,我幾乎看不出來樹上有鳥。玩心大起,想知道樹上是否還有這些鳥,我故意加大腳步聲響,往樹靠近。果然,樹上大群鳥飛竄而出,牠們沒有向同一個方向,而是四散而去,想必是很緊張吧!一顆平凡的樹,養育許多生命,令我覺得有趣又感動,很有發現了一個小秘密的感覺。

清晨的峽谷如我所願的寧靜,陽光越過了山稜線後,氣溫也逐漸上升,坐在峽谷邊,慢慢脫去兩件外套,看著山脈影子的推移,想著終究要和科卡地區告別了。我看著山和峽谷,想起了Sibayo的黃色茅草屋、大叔與一起晚餐的家庭,想起了Cabanaconde的羊群和驢子、山頂的耶穌,覺得非常不捨。看了看自己,身穿Chivay市場買的毛衣,頭戴Sibayo媽媽手作的毛帽,已然是個峽谷邊的科卡男子了。

然而旅人,就是有離開的一天。

手表的指針沒有停下,在科卡峽谷的時間正在倒數,在寧靜中,忽然我被一片黑影罩住。心念一轉,猛然抬頭,一隻安地斯神鷹,從我頭頂上方大約三公尺的地方飛過。是啊!還有神鷹,我忘了向祢道別,所以祢來了嗎?神鷹在我頭頂附近盤旋,似乎是要讓我好好看看祂的身影,好好記住在科卡峽谷所發生的一切。我帶著熱熱的眼眶向神鷹道別,祂盤旋了幾圈,消失在山中,對我來說,這就是個完美的結束。

旅行社的箱型車,除了我之外,還坐了兩個美國人和兩個秘魯利馬人。兩個利馬人不會說英語,所以美國人選擇和我聊天。他們來到Arequipa出差,然後參加旅行社的峽谷二日遊,談話間可感覺到他們對於秘魯的感受,就是一個落後、要什麼沒什麼的地方。而我也就是靜靜地聽聽,如果我會西文,我會選擇和利馬人聊天。

離開Cabanaconde,首先停留的是Wayra Punku展望點,從這裡望出去的科卡峽谷,不像Cabanaconde那麼深邃,因為峽谷底部的科卡河流域,有著許多開墾平坦的農田,這樣的峽谷景觀,感受到的是科卡峽谷的寬廣壯觀,以及科卡河孕育出來的豐富生命力。景色是相當的美,但滿滿的旅行團人潮、聚集的小販,讓人無法好好享受,經過這幾天自己在科卡峽谷的漫遊,我清楚地感受到自己已經無法接受旅行團的旅遊模式了。

車子接著停留Maca小鎮,這裡值得一看的就是可愛的教堂。這座雙塔教堂,以白色作為主色調,不止教堂本體,矮矮的外牆也是白色,在無雲的藍色天空之下,十分奪目。而外牆上的裝飾,則是粉紅色的酒瓶加上粉綠色的花。白色主體加上粉色搭配,讓人感受清爽舒適,在秘魯並不常見。而這樣的配色,自然是十分適合女孩拍攝文青照了。而在教堂的正面牆上,也有許多可愛的花草雕刻,真的是一個少女夢幻風的教堂。

除了教堂,Maca的廣場上的人物雕刻也很特別,抱著類似黃鼠狼走路的老翁、穿傳統服飾的女人,背著帶著面具的男人等等。雖不明白其含義,看著看著卻很有意思。

然而,這裡依舊充斥著旅行團人潮和攤販,甚至還有許多羊駝供遊客收費合影。而最讓人無法忍受的,是腳上綁著繩子的安地斯神鷹。這隻神鷹經過訓練,可以和遊客拍照,商人會命令神鷹站在遊客頭上,並展開祂三公尺的雙翼,和遊客留下紀念照。

想起早晨飛過我頭上神鷹的英姿,我實在無法接受祂成為人類生財的工具,實在無法接受祂腳上綁著不自由的繩索。看著一個一個遊客排著隊,神鷹一次又一次,反覆地跳到遊客頭上,反覆地張開雙翼,遊客的表情開心極了,有些人會張開雙手模仿神鷹的展翅。我的內心感受到疼痛。

人類為何有這種權力,決定其他動物的生存方式?

我不忍繼續看下去,只能躲得遠遠的。

離開Maca,停留了我曾拜訪的Yanque,只有十分鐘和教堂合影,就驅車來到了Chivay的餐廳。這間餐廳和旅行社配合,一份Menú的價格是鎮上其他餐廳的兩倍,雖不願意,為了填飽肚子只能接受。席間,美國人一邊吃,一邊露出嫌惡的表情,而利馬人的雙眼則一直看著美國人,同樣露出了嫌惡的表情,而最後,一份套餐,美國人剩下一大半沒吃,利馬人的眼光更加的犀利了。吃完付錢時,美國人從口袋一次掏出一大疊鈔票,悠悠哉哉地數著錢,這下利馬人終於受不了,發出大聲的嘖嘖聲。這一切的發生,大概是這一餐最值得的劇場,在美國與南美之間的差距與矛盾,他們對彼此的看法,充滿值得玩味的人性心理。

對於許多美國人來說,南美大概就是一個落後又危險的地方;而對南美人來說,美國大約就是富有卻驕傲的國度。

ChivayArequipa之間的公路上,有處可欣賞眾多火山及白頭山脈的制高點,海拔4910公尺,在我從Arequipa前往Chivay的夜晚,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經來到接近五千米的高度了。由於海拔的關係,長長的道路兩旁有積雪,路旁有許多祈福石堆,不確定是遊客或是當地人堆起。而遠方沾滿白雪的稜線,是非常壯闊的背景。

這裡離天空好近,長長的道路,似乎會一直通向那無邊藍天裡,讓心情開闊了起來,一洗參加旅行團的不適,看來可以好好地繼續向前旅行了!

Arequipa的路上,是秘魯的珍貴動物,小羊駝(Vicuña)的生存空間。小羊駝的毛質地比羊駝更加柔軟舒服,是高價的毛料,但近年因為人類大量捕捉,數量大量減少,已是秘魯政府保護及管制的動物。

導遊答應我們幫忙尋找小羊駝的蹤跡,但他一路上顧著和司機聊天,只有停車一次,指著相當遠的地方說那裡有幾隻。而我只好依靠自己,一路注意窗外,還真的看到了不少小羊駝。牠們細細的脖子,輕巧的身軀,在草原上慢慢走著,十分可愛。果然,動物還是自在地生活在野外最好了!

隨著路途的接近,Misti在山野間現身,看到它,就像看到了老朋友一樣,令人感到熟悉及安心。離開科卡,相遇Misti,旅行就是這樣,一直走,一直來。彎彎的道路繞著Misti外圍前進,繞到了火山的另外一側,Arequipa就不遠了。

我再次來到了Arequipa,這次,要好好徜徉在白色之城的浪漫氛圍中……。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