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18. Arequipa,我的秘魯情人

冬日白天的Arequipa,氣溫最高20度,陽光普照,是很舒服的天氣。科卡峽谷自然是美麗,但也非常寒冷,回到Arequipa,全身被陽光曬得暖暖的,一種慵懶的感覺罩住了身體。腳步也保持著慢慢的、慢慢的。

從白城區的Tejada巷走出,就來到要道Puente Grau,這條路向西越過Quilca(基爾卡河),是Arequipa出城的重要道路,自家車、公車、計程車排隊排滿整條道路,總是在塞車。秘魯的市內公車,和Combi共乘車的搭乘方式差不多,只是有固定的站牌位置,但似乎只要不是太繁忙的道路,仍很有機會能隨招隨停。由於秘魯的經濟狀況沒有那麼好,公車大多是日本淘汰的中型巴士,在公車上仍能看到「非常口」、「冷房車」、「乘降中注意」等日文。在遙遠的南美洲行走,看見熟悉的文字,有很懷念的感覺。運氣好的話,也能看見台灣淘汰的二手車,在Arequipa,我就曾看過一次寫著繁體中文的台灣小巴,真的是令人感到親切!

然而在親切有趣之外,不禁想著,這些從別的國家「淘汰」而來的車,是否會有什麼問題呢?

舒適度自然不說,肯定不及新一代的車輛,然而基本的安全、汙染等等問題,似乎只能由人民承擔風險了。在這個世界裡,有形的、無形的階級,把本應生而平等的人類分開了。看看在這座秘魯第二大城市Arequipa的人們,能拿著智慧型手機的人,仍只有少數比例,就連各式動漫娃娃,都遠不如日本的精緻。不知道在秘魯人眼裡,一個東方臉孔的旅人,代表的是哪一種象徵呢?有幾個瞬間,我為我使用的物品,比秘魯人好上許多而感到不自在;有幾個瞬間,我開始思考一個人的人生裡,真正需要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換個角度想,為進步國家所遺棄的車輛,依然在此延續生命,對車子來說,也許是個「第二車生」的舞台吧!

橫越過交通繁忙的Puente Grau,稍微往西走一點點,就能轉進由第三教堂(Templo de la Tercera)為中心的小巷區。此區也是非常適合散步的區域,除了依然有各式由火山灰砌成的美麗白色教堂、博物館、房舍與外牆外,也有許多手工藝品店可以逛逛。旅行至今,來到了第十天,因為還有一個月左右的旅行時間,考量到背包重量,我仍很節制地不輕易購買紀念品。對我來說,逛逛商店、看看當地人的創作風格,即使不購買,也已經足夠有趣了。更不用說,那一直都在的白牆與藍天了。

在小巷繞了一圈,通過拱門,就到了第三教堂。白色的教堂外,圍著鐵欄;黑色鐵欄外,是幾層的階梯;白色的階梯上,坐著悠閒的人們。人們或看書、或和朋友閒聊、或談情說愛、或看著遠方發呆,無論做些什麼,在這舒服美麗的城市裡,怎樣都好,怎樣都好,都是好生活。

通過鐵欄杆區,右邊是歷史博物館,左邊則是San Francisco 教堂公園,在白色之城內見到些許綠意,讓這座城市更加有生命力。我尤其喜歡公園裡的幾棵開著紫色的花的大樹,對於紫花的想像,似乎都是在路邊的草本植物的花,沒想到竟能看到開在大樹上的紫花。在這乾旱的冬日裡,樹葉早已落光,枝頭上只留下在豔陽藍天中恣意盛開的紫花,那稀有的顏色,似乎像是在和白色之城的人們宣告,看看我多特別、看看我多顯眼,請盡量欣賞屬於我的舞台時間…。愈是花時間在Arequipa漫步,就愈是愛上這座城市,可以,可以,我真的可以留在這裡了。我想起林滿秋在<墨西哥情人>一書中描述,她的另一伴把墨西哥的瓦哈卡城,當作是自己的情人;那麼我想對我來說,「秘魯情人」一定只能是Arequipa了。

沿著San Francisco路往南走,向著武器廣場的方向,路上的餐廳Deja Vu,是一層樓的白色平房,頂樓的戶外用餐區看起來很舒適,可以一邊吃飯一邊欣賞教堂及公園,若再拜訪,想要坐在那裡,度過悠閒時光。而走了一小段,福至心靈地回頭看,San Francisco路的盡頭除了第三教堂,在教堂身後,查查尼火山竟再次在Deja Vu的頂樓現身。已經愈來愈習慣,回個頭、轉個彎,就能在路的盡頭看見查查尼或是Misti,每次見到,總忍不住要和它們打聲招呼,「嗨!你在!」

一路欣賞著San Francisco路上,各種有質感的建築物,我再次來到Arequipa的武器廣場。而這次我沒有太多停留,因為目標是廣場東南方的Iglesia de la Compañía教堂。當第一眼看到這座巴洛克風格的教堂時,一定會被大門正面繁複的雕刻所震懾,這座教堂從1590年開始建造,蓋了一百年,在1698年才完工,可以想見匠人們花了多少心思在上面。白色的建築依然使用Misti的火山灰作為建材,除了西班牙人帶來的天主教文化,同時也刻著秘魯的動植物和傳說,無論是為了傳教或是文化融合,從現在的角度來看都是有趣的事物。不同於教堂外部的白色素雅,教堂內部可是金碧輝煌。大量使用黃金的雕刻、鑽石做裝飾,進去後可享受反差帶來的感官刺激,我對建築並沒有研究,可感受到的,就是當時人們的重視和用心。但另一方面,卻也開始思考:「大澈大悟的神,難道會需要珍貴的黃金和鑽石嗎?使用高貴的材料打造教堂或廟宇,也許是凡人的不安全感所致吧!」

和教堂連在一起的有二,其一是幾間賣著精緻服飾的小店,其二是小而巧的花園。我很喜歡花園一側高高的仙人掌,還有花園中心的大樹,一切都設計得恰到好處,奪目卻不浮誇,簡單卻能有萬分想像。

而在花園旁小徑裡,靜靜地像迷宮般地走著走著,竟又忽然來到人聲鼎沸的大馬路上了。時靜、時動;時而簡潔、時而繁複;時而一抹白、時而色彩奪目。Arequipa真是令人猜不透,就像是情人一樣。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