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20. 在Recoleta修道院,化身RPG主角

沿著交通繁忙的Puente Grau路向西走,就會來到跨越基爾卡河的Grau橋。這座橋的雙向車道,只有各一道,特別的是,人行道路比車道還寬,所以雖然車子很多,在上面行走卻不需要擔心。走在橋上向北方看,橋底下是一座由彎曲道路圍成的公園,而在其後,Misti再度巍然現身。繼續前行走到橋中央,正好是基爾卡河的正上方,此時再往北看,河水緩緩向南而流,無遮蔽的視野能看到遠方Arequipa的衛星城市,再向遠方延伸,右邊是Misti,左邊是查查尼。在我心中,這是Arequipa非常美麗的一個畫面。一眼見到城市和佇立的兩山,更可感受到其壯觀,也可體會火山對於Arequipa的人來說,象徵的意義有多麼強烈,他們的存在感,實在是太強太強了。

在橋中央向著北方看了許久,才續向西行。下橋後,立刻就會遇到Grau圓環,圓環中央立著Miguel Grau的銅像。Miguel Grau是秘魯的海軍英雄,從小喜歡大海的他,年輕時就跟著商船航行世界各地,不只歐洲,甚至抵達過遙遠的亞洲與大洋洲。Miguel Grau從南美獨立戰爭成為海軍,立下的戰功讓他成為了秘魯海軍總督,也當選國會議員。而後在1879年,南美洲的太平洋戰爭爆發,智利為了取得Aatacama沙漠地區豐富的礦產,而對控制沙漠的秘魯及玻利維亞宣戰。在軍力上,智利有著極大優勢,但Miguel Grau指揮的海軍艦隊神出鬼沒,利用傑出的戰術牽制智利海軍6個月。雖是你死我活的殘酷戰爭,但Miguel Grau保有難得的慈悲心,不僅在打勝仗後,拯救對方傷兵逃患;甚至在擊沉智利的一艘船艦後,寄送信件和遺物給該船艦長的親人致意。儘管Miguel Grau給智利帶來了大麻煩,卻受到智利人的敬重,在秘魯就更不用說,是個不折不扣的英雄,給了他「海洋紳士」的稱號。

南美的太平洋戰爭,是Miguel Grau的生涯高峰,卻也止於此處。開戰後6個月,在玻利維亞的海岸線(此地在戰爭後已成為智利領土)Miguel Grau指揮的旗艦遭到智利軍擊沉,猛烈的炮火,使得Miguel Grau連屍身都無法完整留下。智利軍欽佩他的作戰能力及高尚人格,以榮譽軍人的待遇,將他入葬。到了1958年,Miguel Grau的遺體才送返秘魯。直到現在,秘魯人仍感念Miguel Grau為國家的付出,視他為榮譽國會議員,至今在每次國會開會,唱名各個議員時,依舊會喊到他的名字,也一律以「出席」標註。也許到現在,Miguel Grau仍守護著秘魯吧!

通過Grau圓環後,向南走一小段,就會看到以紅色為主體、白色為邊框的Recoleta教堂。教堂的大門深鎖,那是讓信徒做禮拜的入口,在非禮拜時間沒有開啟,教堂旁的修道院則可以進入參觀。我走進修道院,首先遇到的是修道院裡的花園,花園的設計並非像台灣人腦中所想像,有著一大片盛開的、各種顏色的花,反而是非常簡約的風格。在四面石牆圍著的長方形花園中,有著幾個小房間的木門;地下由鵝卵石鋪成,整體的底色是灰白色。耐旱植物對稱地分散在花園中,數量並不多,在花園裡有許多的「留白」,有寬廣的視覺效果。大圓木輪靠在牆上;拱門下、處在角落的淡褐色巨壺,開口朝著花園中心的白色石柱,石柱上有著十字架意象的雕塑。

這座天主教修道院的花園,雖然沒有繁花盛開的壯觀,卻有著Arequipa的氣質,我非常喜歡。就像是怕人覺得單調似的,花園中一棵不算大的樹,盛開著紫紅色的花,樹枝不甘心為牆所困,一直延伸到白色牆上,紫紅色的花也跟著延伸過去。而陽光灑落在牆上,在枝上,在花上,也將動人的美深深印在旅人的心上。

穿過一扇門,來到了一座更大的花園,又是不同的風景。四周都是一層樓的房間,花園內卻直立著四棵柏樹,各自佔據花園四角,細長的樹身長滿針葉,以彷彿要穿破天空的氣勢向上生長,像是要與教堂的鐘樓爭高。這種柏樹很特別,樹葉不向外長,只直聳聳地向上,且連接近泥土的地方,也都長滿了葉子,是在台灣不曾見過的品種,來到異國,就連植物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

此時,我覺得自己就像小時候玩的電腦遊戲中,四處冒險的RPG主角,在花園中的小角落尋找寶藏。也許是RPG遊戲常以中世紀的歐洲作為舞台,此時眼前的場景,就像從遊戲中搬出來一樣。離開花園,來到修道院中的博物館,這裡蒐藏著秘魯特別的生物標本,像是龍魚、食人魚、樹懶等等;也有古代印加人的日常生活用品器具。穿過博物館,走上樓梯,站上花園旁房間的屋頂,由上往下看,更能看清楚花園的構造。繞著屋頂走一圈,竟發現有一個非常小的門,門打開只容一個人的身體通過,門後是窄窄的向下樓梯,下樓梯後竟來到教堂的禮拜堂二樓。無法從教堂大門進入,卻從修道院經過隱密的窄門來到教堂內,整個過程,真的像極了冒險。在禮拜堂二樓尋寶,發現了一架非常有歷史的鋼琴,這座鋼琴比衣櫥還大,整個上方都是一支支直立的金屬管,鍵盤倒是很小,想必是很珍貴的骨董了。

返回屋頂時,在來時走過的小樓梯旁,竟又發現一架旋轉而上的鐵梯,鐵梯同樣窄到只容一個人通過,鐵梯外都是牆壁,走在上面像被細長的管子束縛其中。長長的階梯不斷旋轉,不知到底爬了多高,總算見到光明,鐵梯的盡頭,是教堂高聳的鐘樓。探險的RPG主角,爬上了隱密的鐘樓,鐘上綁了繩子,輕輕地輕了聲鐘,再看看密集的市區房屋,看看遠方的Misti和查查尼。Arequipa舊城區鮮少高樓,Recoleta教堂的鐘樓算是城市高點,視野極佳,敲著鐘,彷彿整個城市,都能聽見。

走下迴旋梯,回到花園屋頂,本以為冒險已經結束,卻又在旁發現了另一小門。門後是一座古老的圖書館,木質的地板、昏黃的燈光,非常有中世紀的味道。架上都是泛黃的珍貴古書,甚至有古代的琴譜、地圖、大航海時代的帆船模型。這些排列整齊的書,都記載著些什麼呢?好多的故事、好多的秘密,都藏在這裡,站立在圖書館中,我感受到一種浪漫。這種浪漫是一種探險、一種發現未知、一種世界好大好大的感覺。

結束了RPG主角的探險旅程,我在修道院門口的訪客留言冊上,留下心中的感動字句。而我作為自己的唯一同伴,還要繼續在旅途中,在人生中探險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