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24. Cusco,海拔3400公尺的雲下彩虹

飛機降落在Cusco (翻譯多為:庫斯科) 機場,我立刻被窗外的顏色所吸引,那是屬於這座城市的紅褐色,和全白的Arequipa非常不同。也許是因為在Arequipa和科卡峽谷待了幾天,每天都接收到強烈顏色刺激的關係,我感覺自己對顏色變得更敏銳一些了。Cusco的天空中有許多低低的雲,和有著無限藍天的Arequipa也非常不一樣,似乎在向旅人宣告它的與眾不同,它是古老的印加帝國首都,從第一印象開始,就要把旅人的注意力牢牢抓住。

Cusco機場離市中心的歷史區不遠,只有4.5公里,坐機場計程車的價格約為25~30新索爾,若走出機場攔車,約可以談到10新索爾的價錢。而對已在Arequipa流浪過的我來說,計程車已經不是首選,我問了機場服務台如何搭公車進市區,服務台告訴我,搭公車只要0.7新索爾。在公車站候車時,一位大叔向我搭訕,知道我要進市區,很熱心的說要帶著我坐公車去。大叔看起來面容和善,但初到Cusco的我仍保有警戒心,心想自己已經知道該搭哪一班車,應不至於被騙,就一邊和大叔聊天,一邊觀察。

公車很快就來了,大叔指了指空位要我坐下,也告訴我多少錢,和服務台說的一樣。此時我心想,真的是遇到熱情的好人了吧!一開始便對於Cusco有了些好感,也很難得在秘魯遇到比較熱情的人。大叔得知我今晚要在Cusco住下,且還沒找旅館後,就自告奮勇要帶我去找。我們在市區下車後,他領著我走進一間小旅館,此時,我的警戒心再度升起,這是否會是一場騙局?或是我有可能發生危險?我的猶豫讓我的腳步停在旅館大廳,我直覺地拒絕了大叔,他問我怎麼了,我撒了一個謊,告訴他我決定今晚前往附近的小鎮Pisac住宿。

告別大叔離開旅館,我走在Cusco的街道上,心裡還惦記著剛才發生的事。是否是我多疑呢?也許大叔只是熱心地帶我去他認識的旅館?我知道這些問題,無法獲得答案,然而對於旅途中的「相信」和「警戒」的鐘擺之間,我仍然在摸索該如何抓到準則。前些日子在科卡峽谷,我已往「相信」靠攏,來到了一個新的城市,警覺之心又讓我擺向另外一端。要放掉曾經的相信,其實不太舒服,但我想這也是生存下去所需的本能吧!

我在街道上尋找旅館,卻發現價格都居高不下,前一日才剛住過Arequipa一晚20新索爾的旅館,在Cusco竟然一晚都要670,讓我無法輕易住下,只能往城市外圍的方向尋找。我萬萬沒想到,在Cusco找旅館這麼不容易,背著大背包的身體逐漸疲累,最後在離中心稍遠的地方,住到了一晚55新索爾,不含衛浴的房間。我不禁開始懷念起Arequipa,在那裡真的是過得太好了呀!而另一方面,也再次懷疑自己,拒絕大叔帶我去的旅館,是否是正確的選擇。

旅途就像人生一樣,在每一次的岔路面前,我們總是希望能做出最好的選擇,但卻永遠不知道另一條路的盡頭是什麼。只能好好地走在眼前的這條路上了吧!我整理了心情,準備好好走走看看,這一座充滿歷史韻味的古老城市。

Cusco的街道窄窄的,地上依舊是石板路,街道牆面下半部是排列整齊的方形石塊,上半部漆成白色,而最上方,就是由片片磚瓦鋪成的斜屋頂。牆面一邊展示了工匠對於石塊工法的熟練細緻,一邊表現出殖民風格的典雅,而參差的斜屋頂,讓這座城市成了紅褐色。沿著小小巷道,向著武器廣場的方向前行,和Cusco的街道總是狹窄剛好相反,一走到武器廣場,視野頓時遼闊了起來。

Cusco的武器廣場是一個長方形,東北方的長邊是大教堂、東南方的短邊是耶穌會教堂,這兩座巴洛克風格的教堂是廣場的美麗地標。教堂之外,由餐廳、旅行社、服飾店、酒吧,圍繞著中央有草皮花圃的廣場,而廣場的中心噴泉上方,立著印加王Pachacuti的雕像。

Pachuacuti剛在位時,印加人的勢力只在Cusco一帶,他大興文治武功,將印加建立成為一個大帝國,人民生活穩定,是印加記載中的明君。據傳,馬丘比丘也是Pachacuti所建,如今他站在Cusco的中心,遙望著北面的Saqsaywaman長城,儘管被西班牙人殖民300年,印加子民並沒有忘記他們心中的王。

Cusco的武器廣場散步非常舒服,白天氣溫舒適,車子禁止進入,廣場綠地賞心悅目,兩座教堂和殖民建築更是美麗。廣場內除了當地人坐在椅子上談天,更有從世界各地前來的旅客,在Arequipa周邊不曾遇上的東方臉孔,也能在Cusco廣場遇到日本人和韓國人了。走累了,坐在大教堂前的階梯上,看著廣場,看著逐漸爬上山坡的房子,還有在我心中,Cusco最特別的低雲。在這座海拔3400公尺的城市裡,雲顯得特別低,就只在Cusco房舍斜屋頂的上方不遠,若以教堂做為前景,彷彿雲就要被教堂鐘塔頂端的十字架給戳破。

我很喜歡看Cusco的雲,本來很遙遠的東西,現在變得好近好近,儘管失去了無限藍天,卻得到了另外的美。

風吹過來了,廣場內秘魯紅白紅色的國旗飄揚,在眾多國旗之中,一面彩虹旗隨風展開,那是Cusco的市旗,也是Cusco的精神象徵,在城市內各地以及大大小小的遊行,都可以看見。不知道的外來者,還以為這面彩虹旗象徵的是同志族群,若仔細觀察,便會發現兩者的不同。同志的彩虹旗,共有紅橙黃綠籃紫六色;而Cusco市旗,則有紅橙黃綠藍靛紫七色。Cusco的彩虹旗代表對於原住民族的認同感,是1970年代經營傳統音樂廣播節目的Raúl Montesinos Espejo先生所繪製,在1978年成為Cusco市旗。有趣的是,隔年的1979,六色彩紅旗就成為同志代表旗幟了。

從前,對同志反感的人們,曾避開與Cusco廣場內的彩虹旗拍照,甚至拒絕來到Cusco。然而Cusco的魅力強大,很快就恢復成觀光大城,人們也不避諱與彩虹旗合照了。雖然七色彩虹旗與六色彩紅旗不同,但都是在追求對自己的認同,都在表達希望受到的平等對待,不同族群、不同背景,卻有相同的盼望。我坐在廣場邊,看著混和殖民建築與印加建築的街道,看著教堂與印加王,看著在歷史古城中心飄揚的雲下彩虹,感受印加人這600年來的故事與堅定意念。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