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2016南美-25. 在Cusco街頭,被世界遺忘

你有過被世界遺忘的經驗嗎?對我來說,那是一種與任何人都失去連結的感覺。仔細來說,可以分成心理上的,和物理上的。在我大學的低潮時期,感受到心理上的極致孤獨,所有人都無法貼近我的心,包括我自己。

我彷彿就是一個不存在的個體,被世界給遺忘了。

而後來,我幸運地慢慢找回了自己,漸漸能喜歡上自己,重新回到這個世界。這次,在Cusco,我感受到了物理上的被世界遺忘。

這次的南美洲旅行,我沒有購買行動網路,為的就是希望自己別花時間看手機,好好看看這些遠方的國度。另一方面,也希望不要使用網路查詢資料,遇到問題,想辦法向當地人求助,增加和當地人互動的機會。在我心裡,有股想要回到沒有網路的生活方式的衝動。每晚我回到旅館,則會使用旅館提供的wifi和家人報平安,那是我唯一能和外界聯繫的機會。

而當我在Cusco找好旅館,我發現用了三年的手機,wifi功能竟故障了。當下我有點擔心及焦慮,旅途才開始10天,還有漫長的日子,無法與外界聯繫的我該如何是好?從大學離開家,獨自生活後,很少有一天是無法與外界聯繫的。此刻我在南美洲,若我突然許久沒聯絡家人,勢必他們會擔心,可能還會有請駐外大使協尋之類的動作出現。於是我利用相機可直接上傳照片到Facebook的功能,發文告知我失去了與外界聯繫的媒介,儘管可以發文,但無法用相機看到任何回應。

送出文章後,我有一種被世界遺忘的感覺。我一個人走在陌生的城市,與我熟悉的台灣失去了連結,與我熟悉的人們失去了連結。沒有人知道我在哪裡,沒有人知道我在做什麼,我只能這樣,走完這趟旅程。

一開始我感到焦慮,而這份焦慮,竟在用相機送出文章後漸漸消失,我甚至有些興奮!失去網路,被世界遺忘的我,會在這趟旅途中發生什麼有趣的事呢?失去網路,也暫時告別了許多的牽掛,生活回到非常單純的狀態,這可是非常難得的。我決定好好地享受,享受這得來不易的時光,看世界的眼睛,變得更心無旁鶩了。抱著這樣的心情,我來到Cusco的武器廣場。

Cusco的武器廣場散步、坐著,可以很久很久。這座城市儘管已經是世界聞名,但對於初次到訪的旅人來說,依然是一個值得細細探索的新世界。再詳盡的書籍介紹、再美麗的旅遊照片,都無法交這座城市交代清楚,必定要親身臨在,才能感受它的獨特味道。我曾經疑惑Cusco的獨特味道究竟來自於何方,西班牙殖民建築許多城市都有,甚至歐洲有更多更古老的城市,Cusco為何如此特別?在四處走走後,我想那就是在殖民風格中,卻存在感強烈、揮之不去的印加氣息。

廣場四周的殖民建築,可見到十分精緻有氣質的西式窗台,而下方卻是渾厚實在的大印加石塊。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混和得十分巧妙。厚實在下、修飾在上,讓人感覺穩定中帶有驚喜、浪漫卻不輕浮。就算是完全由西班牙人設計的大教堂及耶穌會教堂,那石塊的堆砌卻依然散發出濃濃的印加味,畢竟工人是印地安人吧!曾聽人說,去南美洲看殖民風格的建築,不如直接去歐洲就好。然而由南美的建材、南美的工人所建造的城市,那風味是和歐洲完全不同的。Arequipa的白色火山灰是如此,Cusco的巨石塊也是如此。

除了西式古典和印加豪邁,隨著文化,廣場周邊的建築也加上了現代元素。星巴克、肯德基進駐了混和建築中,招牌十分低調,和整個城市風格融合一體。這是我覺得非常棒的想法,若鮮豔的顏色、搶眼的肯德基爺爺,擋住了特色建築的樣貌,就太可惜了。

而我不知不覺又想到了台灣。台灣擁有混和文化,應具有很棒的觀光潛力,可惜的是大型廣告、招牌似乎勝過一切,將有趣的特色都擋在後方了。

武器廣場的四周,每條小巷都吸引人前去探索,我首先選擇走西南方向的Mantas巷,順道前往San Pedro市場吃點東西。而旅行最棒的就是隨意走走遇見的驚喜,在小巷旁的廣場階梯,人群聚集著,我好奇湊過去看,兩位街頭藝人正在表演偶戲。偶雖然做得不是很精緻,但操偶師操弄得活靈活現,不論男女老少,觀眾們都笑得很開心,儘管聽不懂西班牙語,但從觀眾的表情就能知道,一定是個大家都很享受的演出。比起演給觀光客看的大排場華麗表演,我更喜歡這樣有純純地味的街頭演出,那是生活的一部份,是很真很真的。廣場一邊,正舉行Cusco美食小吃節,一個個連接的白色篷子,以銅版價格販賣各式餐點飲料。Cusco的味道沿著小巷前進,我也沿著味道前進,眼前出現的是一座橫跨道路的石造拱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