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32. 從天空中,俯瞰天空之城

從馬丘比丘高處向下走,城市漸漸在眼前變大,大到眼睛已無法將其全覽,石塊和草地的細節變得清楚,我們走進了古老的城市之中。在馬丘比丘園區內,有許多駱馬悠閒地在遺跡內或站或坐,吃著遺跡內的青草,有時看著遊客,有時看著遠方。看著駱馬在此生活,察覺到城市一直以來真的沒有消失,人們喜歡把馬丘比丘稱為:「失落的城市」,若以駱馬的角度來看,也許是個「平和的樂園」吧!在這座世界知名的遺跡裡,能有最能代表當地的生物生存其中,令馬丘比丘更加特別,更加具有印加獨特的氛圍。而我也十分喜歡駱馬,這種看起來平和悠閒的大生物,看著牠們,感覺世界變得簡單許多。

走入古城中,才感受到馬丘比丘的廣大,大大小小的石塊仍穩固地堆疊著,表面經由印加匠人精細切磨,當時的意念留在石塊中傳遞至今。而因房舍多為茅草屋頂,時過境遷早已消失,失去屋頂的城市,留下的是緬懷與想像。

一道光從空中落下,將石牆的影子映在草地上,天空之城一階一階,彷彿真的浮在空中。心中響起了天空之城的主題曲【伴隨著你】的旋律:「來!出發吧!把麵包、小刀,和手提燈,放進背包裡」在我心裡,真的深深埋藏著冒險的靈魂。

穿過城市,我們離馬丘比丘身後的Wayna Picchu (瓦伊納比丘)山愈來愈近,直到抵達山腳下,才發現這座山原來這麼地高。事前購買了10:00進入Wayna Picchu的票,陡峭的山壁,正在前方等著我們。從Wayna Picchu登山口,到登頂的路程大約只要40分鐘,但因為山壁角度的關係,有多處必須手腳並用,抓緊拉繩才能攀上。一路陡上,倒也流了不少汗,山頂視野極佳,可一覽層層疊疊的安地斯山脈,及切出神聖峽谷的烏魯班巴河。

更重要的,自然是站在山頂,回頭看看腳下的馬丘比丘。初看到時,真的嚇了一跳,想不到爬升了這麼高,馬丘比丘變得好小好小,那些巨大梯田,看起來竟像是千層蛋糕一樣。

原來馬丘比丘,是這樣的形狀。

面對馬丘比丘,右手邊就是神聖峽谷,左手邊則能看見上山的之字形山路,而在後方,一條延伸到山脈裡的步道,就是印加古道了。從前的人們以及現在的旅客,經由印加古道,通過太陽之門進入馬丘比丘,那裡才是馬丘比丘真正的入口。我看這這條路,想像經過跋山涉水抵達太陽之門的心情,必定讓人無比興奮。若有一天再度拜訪,就來走走印加古道吧!若將從前沒有的之字形山路遮去,只留下長長的印加古道,更能感受到馬丘比丘的遺世獨立,也難怪西班牙殖民者一直無法找到了。沒有將城市建造在聖谷肥沃的烏魯班巴河畔,反而是在難以抵達的隱密山間,當時的人們在想什麼呢?那時候的一個決定,竟讓一座美麗的城市留存到今日,必定也是當時的人們料想不到的吧!

Wayna Picchu山上無法久留,需在12:00以前回到登山口,下山雖然較不累,但山壁同樣陡峭,多了分驚險,為了平安下山,就讓雙手抹滿泥土,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向下。回到登山口後,我和Ting都累了,凌晨三點半起床的後遺症開始發作,我的眼睛漸漸地睜不開了。馬丘比丘還有很多區域沒有走到,放眼望去仍然是美麗的天空之城,眼睛盡可能地想捕捉這些難得的畫面,但卻再也抵不住睡意…。

我和Ting,決定下山休息。

即使眼前有美麗的景色,但在旅途中,照顧自己仍然是很重要的事情。感受到累的不只我們,有些背包客,直接在大門口的路邊樹下睡了起來,也許他想等到黃昏時分再次進入園區,感受馬丘比丘的夕陽吧!而看著他們累了就睡在路邊的自在,也讓我十分嚮往,若不是想著山下的相機去向,也真想就地躺下睡個一番。下山時,我和Ting再次出現了想法的差異,Ting想走路下山,而我想照顧自己坐巴士,於是我們就分開行動,接受彼此的不一樣,並且感到自在,這樣很好。

下了公車,我走在前往旅館的路上,心情開始忐忑。我的相機還在嗎?如果我失去了它,該怎辦呢?緊張的心情撐住了睡意,我心裡已做好準備,萬一真的丟了相機,就繼續用雙眼享受旅程吧!失去的照片雖然可惜,但前方仍有許多冒險等著我。回到旅館,我深深吸一口氣,再慢慢呼出,從嘴巴裡吐出詢問的字句。

噢!它還在!老闆娘在早餐餐桌上發現它,並收了起來!

即使已經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我仍然在拿回相機的那刻眼眶泛淚,它只是被我丟在旅館,而非遺失在路途中;它被老闆娘保管著,老闆娘沒有占為己有;我還保留這幾天拍下的畫面和記憶…。我一次次感謝老闆娘,再一次次對著相機說抱歉,以後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我坐在旅館大廳整理行李,忽然框隆框隆的巨大聲音傳來,火車從旅館門口經過,我拿起相機,拍下了路過的火車,這張照片,是我和相機再次重逢的象徵。

我們,繼續一起旅行吧!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