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33. 穿越時空吧!溫泉鎮與明信片

溫泉鎮(Aguas Calientes),也叫作馬丘比丘鎮(Machu Picchu Pueblo),這個小鎮十分年輕,完全是因為馬丘比丘以及鐵路工程而發展起來,是個不折不扣以觀光維生的小鎮。由於缺乏印加古風與西班牙殖民建築,鎮上商家也多為觀光取向,溫泉鎮本身並不是旅人會想好好探索的地方。然而這座鐵路貫串其中,又依山而建的小鎮,仍然有屬於它的味道。

Ting坐較早的火車離開溫泉鎮,到Ollantaytambo,我和她暫時道別後,一個人在溫泉鎮內閒晃。溫泉鎮的廣場立著的是印加王Pachacuti的銅像,在人們的相信中,Pachacuti是建造馬丘比丘的君主,在這座以馬丘比丘為名的小鎮裡,勢必少不了對Pachacuti這位明君的懷念。

溫泉鎮這個年輕小鎮,少了印加的傳統以及西班牙的殖民的影響,那麼房子會長得怎樣呢?仔細觀察,雖然有些建築擺脫不了殖民時期的影響,但也有了更多現代建築,有些甚至看到一點台灣的味道呢!這些以功能導向為主的新式房舍,有些甚至有頂樓加蓋鐵皮屋,雜亂不一致的街景,令人感到熟悉。

雜亂的房子沿山勢而建,鐵道貫穿其中,沒有護欄,和小鎮融合在一起。火車班次不多,在鎮內也開得慢,在沒有火車通行的時間,人們自由地穿越鐵軌兩側,這樣的景象,讓人想起了平溪。山城、鐵軌、小鎮、溫泉,遙遠的馬丘比丘山腳下的溫泉鎮,竟與平溪那麼地相像,沒來以前,覺得神祕;來了以後,感到親切。溫泉鎮,可說是在這次旅行中,與台灣最像的地方了。

除了鐵軌以外,孕育聖谷的烏魯班巴河也穿越小鎮,許多高高低低的小鐵橋橫跨河川,讓探索山城小巷增加了更多樂趣及可能性。鎮上無車,人人步行,若非體力已在馬丘比丘耗盡,溫泉鎮確實是一個散步的好地方。

我找了一間店休息,寫幾張明信片給朋友和自己,對我來說,在旅行中寫明信片是一件重要且浪漫的事。一個人身在異國,要對朋友說什麼才好呢?在那明信片小小的空間裡,一字一句都是精心寫下,都是真切誠懇。我拿起了筆,寫下竟有些生疏的中文。

我寫給朋友S,「在這種時候更要笑」。旅程中,實在有太多太多的不如人意,學會在困境中笑出來,是我來到這裡的改變,也是我對往後自己的期許,更是對S的祝福。然而現在的我,還能像旅行時一樣,在困境中笑出來嗎?怎麼樣才能把旅行的心,好好帶到生活中呢?

我寫給朋友E,「已經身在秘魯了,所以不管發生什麼,都不會太糟」。我知道我來到了這裡,一切的一切,都已經值得了!現在,我也想把這句話送回給自己,身在這個有趣的人世間,不管發生什麼,都不會太糟,畢竟走過了好多路,體驗了好多快樂悲傷,這些也都是值得的。

我寫給日本朋友Yuna,「旅途中與許多人相遇後,覺得珍貴的還是身邊的人」。這個大家都知道的道理,卻是時常忘記。人生不斷地向前,新的人事物一直來,既新鮮又有趣,比起身邊已熟悉至感到無趣的人,有吸引力的多。而珍貴的事物,其實從來沒改變。對你來說珍貴的是什麼呢?是陪在身旁的熟悉臉孔,還是花花世界裡的有趣靈魂?

我寫給自己,「失去相機的今天,提醒了我,我不像自己的自以為,能夠一個人活著」。我一直很「獨立」,很「堅強」,覺得自己可以一個人活得好好的。然而今天,若沒有旅伴,我會失去和馬丘比丘合影的機會。我發現自己也許不用那麼堅強,也許不需要什麼事都自己完成,也許要讓別人能夠有機會進入我的世界裡。

無論是寫給自己,或是寫給朋友,明信片上寫下的都是自己心裡的真心話,也都是給自己的提醒,是自己嚮往卻尚未達到的境界。回頭來看,這些明信片真的是好珍貴的物件啊!當時心裡的一句話,甚至比照片來得重要。

將明信片投入郵筒,等到對方收到,已經穿越了好多時間與空間了。那經過許多人的手,經過各種交通工具的運送,經過了時間醞釀,經過了低溫與高溫,文字變得不一樣了。就像馬丘比丘承載的生命,明信片上的文字也蘊含了深厚的感情,那是通訊軟體無法取代的。直到現在,我還是很喜歡寄出明信片,也喜歡收到明信片。

溫泉鎮充滿紀念品店、酒吧、餐廳等觀光取向的設施,鎮內行走的也大多是外國人,是個十足觀光化的小鎮。然而,既然有當地人工作及居住,就勢必少不了市場。熱水鎮的市場不難找,一樓是販賣日常物資的地方,觀光客不太會進去,而二樓就是餐廳了。我在市場二樓吃了一份豬排飯套餐,價錢只要街上觀光餐廳的一半。走進二樓餐廳,簡直和外面是兩個世界,這裡聚集了當地人,膚色單一,彷彿是在溫泉鎮裡的另一個國度。長途旅行中,總會想辦法吃、住得經濟實惠,慢慢地也長出了尋找在地餐廳及旅館的能力,秘魯的消費不高,扣除機票及景區門票,是能夠容易地省錢旅行的國家。

穿過重重紀念品店,來到依舊人潮雜亂的火車站,秘魯人和外國人走不同的入口進站,火車確實提供給本地人不同的服務。秘魯人排著長長的隊伍,外國人這邊反而沒有排隊意識,各種膚色臉孔擠成一團,等到開放上車便一擁而上。這種情況下,每個人都怕自己錯過上車的機會,反而乖乖排隊不會讓人緊張。在被擠過來撞過去之後,好不容易我才上了車,到底哪一邊,比較「文明」呢?

我在搖搖晃晃的火車上睡著,等我醒來時已經抵達Ollantaytambo,這時小鎮正是夜燈初上的時間,有著幾分浪漫。經過了小鎮廣場,居民們架起排球網,歡樂地玩著。若非實在需要睡眠,真想和大家一起打打排球同樂呢!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