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35. 留在Ollantaytambo裡的印加帝國

我和Ting約好去走Ollantaytambo(歐陽泰坦博)的遺跡,這次另外一位台灣女孩木木,和我們一起成為旅伴。Ollantaytambo共有兩個遺跡,都相當巨大,建在山谷中的小鎮被山圍繞,小鎮西側山壁上的遺跡,稱為Ollantaytambo遺跡,是規劃妥善,遊客眾多,且需門票的遺跡。而小鎮東側山壁上,則是Pinkuylluna(品庫依尤馬)遺跡,無人看管,遊客稀少,也不需門票。小鎮就這樣被兩側山壁的巨大遺跡所夾,小鎮本身及兩面的遺跡,讓此地充滿了濃濃的印加古味。Ting和我身上有聖谷遺跡群套票,可進入Ollantaytambo遺跡,而木木沒有,所以我們決定一起先去走走免費的Pinkuylluna遺跡。

Pinkuylluna遺跡的入口隱藏在小鎮的迷宮巷弄中,需要仔細地找一下,若不注意,很容易就錯過了。這麼隱密的入口,真的是一個,留給真正想拜訪的人的遺跡吧!向上的山道是黃土石塊組成的階梯,藏在草叢中,直到走近才發現它。剛走了幾步,高度就超過了小鎮屋頂,往對面一看,Ollantaytambo遺跡的大片梯田,像是巨人宮殿前的樓梯,彷彿安地斯山裡的巨人,會在午後時分躺在山上打盹。

山道隨著一呼一吸的節奏曲折向上,高度慢慢超過了對面Ollantaytambo遺跡的頂端,已經可以用俯視的角度,欣賞巨大的Ollantaytambo遺跡了。而小鎮紅色褐色的屋頂,在山谷間圍出了小小一格一格的方格,像是堆疊不整齊的俄羅斯方塊,拼湊出若實若虛的幾何圖形。

山道慢慢變得平緩,我們來到了沿山壁向上而建,共有三排的石造遺跡房舍。這裡是古時印加人存放糧食的穀倉,如今茅草屋頂已消失,只留下石塊堆疊出的牆壁、挖空的窗戶,以及空蕩蕩的房間。部分破碎的石牆,一些石塊不甚平穩地疊得高高的,若有一點風吹草動,或許就塌下了吧!遺跡能存在幾百年,很不容易,即使看似穩固,仍免不了慢慢消失,也許這就是世間唯一不變的無常。今日我有幸站在這裡,感受數百年前的風華,而有一天,遺跡與我終將消失,回歸大地。

旅途中難得有兩位旅伴,讓我的感嘆沒有持續太久。木木是一個有很多拍照點子,行動力也很強的開朗女孩,她的加入,讓我們又有新的活力與氛圍。旅行中,從一個人、兩個人,變成三個人,每一次新的夥伴加入,都讓旅行變得不一樣。我享受一個人旅行,也喜歡不同旅伴帶來的體驗。我們三個在山上為彼此拍照,交換旅行中發生的故事,非常歡樂及有趣。木木說,她一路上被許多秘魯男人搭訕追求,開玩笑地說自己是秘魯男人的天菜,這也讓我對這個國家有更多認識,一直以來我感受到,秘魯人們的木訥內斂,也只是我看到的一部份而已,透過別人的眼睛,總能看到另一個角度的世界。

我們在遺跡中休息了一下,遇到兩位西班牙男子,聊沒幾句,西班牙男子就開始對兩位台灣女孩展開攻勢,這倒是比較沒那麼意外呢!

看看眼前吧!最遠處是藍天,印在藍天上的是層層的安地斯山脈,沿著山脈而下的Ollantaytambo遺跡,遺跡梯田接上了現代農田,農田向內的邊界,是神聖峽谷中的小鎮。陽光照亮整個聖谷,開闊的空氣,深深吸一口後,全身舒暢。

下山午餐後,木木和我們分別,與另外兩位台灣人會合,繼續他們的三人旅程。而Ting和我,則前往對山的Ollantaytambo遺跡。

Ollantaytambo遺跡前,有個規模不小的手工藝市集,由於此地是觀光熱點,雖然市集內販賣的是傳統印加風的物品,價格不算便宜,可以的話,還是在觀光較不發達的城市或小鎮購買為佳。

Ollantaytambo遺跡是印加人的軍事防衛地點,進入遺跡後,就是沿著巨大梯田不斷向上爬,若體力較差或是有高山症的人,可能會覺得有些吃力,而經過這些日子在安地斯山脈的活動,我似乎很適應高地生活,身體的感覺和平常沒什麼差別。通過層層梯田的考驗後,就進入了Ollantaytambo的軍事堡壘了。此處值得一看的是,建築常用非常巨大的石塊砌成,每一塊巨石的重量都想必不輕,表面經過磨平處理,一塊塊形狀不盡相同,像拼圖一樣組合出厚實城牆。看到這些巨石城牆,真的要再次為印加人的工藝能力讚嘆一番。

然而,如此堅固的堡壘,卻還是抵擋不住西班牙人的火槍大炮。散落在地上的石塊,像是見證了這一段難以回首的故事,破碎地等待黑暗的來臨。

歷史似乎總是這樣,強大的國家向外擴張,粉碎各地平靜的日子。

即使是感覺離戰爭有些遠的現代,侵略依然沒有停止,商業的攻勢取代了戰爭,入侵者用更小的代價獲得更大的利益。夾在中美兩強之間的島國台灣,除了意識形態的立場之外,我想更需要冷靜且聰明地應對任何一方的攻勢,而不是義和團式的激情。看著眼前破碎的印加,我衷心希望,我深愛的土地台灣,能在世界強權的擴張中,保有自主以及所有關於這片土地的美好。

厚實的城牆上留有投擲武器的窗口,我在Ting為我拍照時,忍不住身歷其境般地演出,在堡壘中看到敵人的情景。Ting嚇了一跳,這幾天的共遊,她一直以為我是一個冷靜少言的人。我想我的確是這樣的人,卻也有喜愛演戲的另一面,如今已踏入劇場成為演員的我,常被身邊的人說,在台上的感覺和平常很不一樣。在我的身體裡有一個開關,打開後,會成為另外一個自己,而我非常享受在舞台上,全神投入在戲劇中的自己。

在遺跡的頂端,一邊看著剛剛走過的Pinkuylluna遺跡,一邊慢慢往下走,遺跡的底部有著青綠草皮,草皮之間有著留存下來的印加宗教建築,正在迷宮般的小路漫步之時,一對羊駝母子出現在石造門框背後。羊駝媽媽有著白色的毛,白毛沾染了小鎮的黃土,灰灰黃黃的,是在此處生活的證明。羊駝寶寶的毛色則是小鎮屋頂磚瓦的褐,牠將長長的脖子沉下彎曲,頭部埋進媽媽的腹部後下方,享受著母乳大餐。

簡單的畫面,出現在遺跡門框之後,竟讓我深受感動。啊!我總是因為這些簡單純粹的事物所感動呀!生命,還在不斷地繼續下去呢…。

喝完母乳的羊駝寶寶看起來心情很好,和媽媽一起,嘴角都是向上揚的,牠們一起從門框看著遺跡上滿滿的遊客,不知道心裡正想著什麼。我慢慢地接近這有趣又可愛的動物,看著牠們茂盛的彎彎的毛,看著牠們不輸長脖的長腿,溫和的眼神,輕巧的步伐…。和動物的相遇,總是非常地,非常地開心。

印加帝國在小鎮中,留下了石頭街道,留下了排水系統,留下了兩面遺跡,而留到現在依然好好活著的,就是這些可愛的羊駝了吧!

當然,還有那些,日復一日的小鎮生活。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