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36. 聖谷的音符

Ollantaytambo由於位居旅人前往馬丘比丘的要道,因此有不少觀光取向的設施,旅館、餐廳、酒吧、兌錢所、紀念品店都有。在廣場中,有許多旅行社的中型巴士停留,也有向旅客喊價的包車司機,還能看見眾多三輪計程車。這些三輪計程車多數為旅客提供廣場到火車站的服務,這一段路程約為兩公里,行李較多的旅客,可乘車節省許多力氣。

我略過眾多觀光設施,走進當地的市場,這個永遠是旅人的好朋友的地方。Ollantaytambo的市場不大,大多以居民生活所需的五穀、生鮮、蔬果為主。吸引我的是一顆白色的大南瓜,就連籽都相當大,和台灣的南瓜長得很不一樣。我問老闆能不能讓我拍一張南瓜照,這次幸運地得到同意,能和自己的手做個比較。在市場帶了些水果,Ting和我來到廣場,準備要離開Ollantaytambo了。

我們在小鎮的廣場等車,開進廣場的車子川流不息,大部分是旅行社的車子。在眾多旅行社的車子之間,一輛載著許多學童的共乘車開進廣場。同樣是白色的車子,旅行社的車擦得乾乾淨淨,窗戶緊閉,有著空調及窗簾,有著舒適的個人座位;在地共乘車的白色車身,沾上了安地斯的黃土,沒有空調,窗戶大開吹進安地斯的風,載了好多人擠在一起。

如果是你,會想選擇哪一種交通工具呢?在旅途中我偶而會掙扎。要舒舒服服地抵達目的地,或是和當地人擠大眾運輸?雖然會掙扎,但我每一次,都還是選擇搭乘在地共乘車,而每一次,我都覺得自己做了正確的決定。

我們搭上了開往Urubamba(烏魯班巴)的共乘車,這趟一個小時的旅程,竟成為我在秘魯的難忘回憶。

載滿當地人的共乘車開出Ollantaytambo,路上乘客陸續上下車,Ting從背包拿出她買的笛子,說她一直吹不出聲音,問我要不要試試看。我接過笛子,Ting告訴我當地人教她的吹法,我將嘴放在吹孔上,試了許久,都無法吹出樂音,只有呼呼的氣聲。偶而我吹出了聲音,卻不知道自己怎麼吹出來的,尚無法將經驗複製。

車上的秘魯人,看到我努力吹笛的樣子,都覺得有趣地笑了。身旁的大叔忍不住要提點我,一邊說著我聽不懂的西班牙語,一邊做出動作。我不太理解他的意思,就將笛子遞給他,希望他能為我示範。但大叔笑著拒絕了,他比比自己包著紗布的手,示意手受傷不能教我,我只好努力揣摩大叔的動作,但依然只能偶而吹出聲音。車上的人們,笑得更開心了。

就在我不放棄地繼續吹笛時,忽然笛聲出現在車內,那是有著輕快音階的笛聲,明顯這不是我吹出的聲音。回頭一看,一位秘魯國中年紀的男孩,正拿著排笛吹奏著呢!男孩穿著制服,揹著書包,想來是放學要回家。他的嘴唇在排笛上輕輕地、快速地跳躍著,發出「夫夫夫」的聲音,演奏著秘魯風格的樂曲。我覺得有趣,等他吹奏告一段落,將我手中的橫笛拿給他,請他教我怎麼吹。

但男孩靦腆地拒絕了,並且把他的排笛收進書包,我看他害羞的樣子,就不勉強他,回頭繼續練習。想不到,在我繼續練習不久,我身後排笛的樂聲再次傳出,男孩再次將排笛拿出來演奏了!在車上的大家,看到這樣的情景,都笑出聲音來了!我和男孩開始合奏,我只負責做出拿著橫笛的動作,樂曲就交由男孩負責。搖搖晃晃前進的共乘車裡,我的動作、男孩的笛聲、人們的笑聲,以及吹進車內的風聲,共同演奏出屬於聖谷的音符。

這真是太有趣了!

演奏告一段落,大家笑成一團,男孩竟將手中的排笛遞給我,要我吹吹看。我試了半天,依然抓不到吹奏的訣竅,無法吹出聲音。雖然我努力地練習,但在我心中,能否吹出聲音已不重要,我享受著和整車當地人們一起歡樂交流的時光,當男孩願意把手中的排笛遞給我時,我的內心是激動的。那是一種信任,一種友好,一種彼此願意開放心胸交流的感覺。

我其實很想和當地人說話,我無法靠著語言深入交流,所以當能夠用其他方式傳達時,那真是珍貴的時刻。秘魯人的友好有些內斂,也許和我的特質比較接近,這樣自然不刻意的相處,是我喜歡的交友方式。

失去語言,我們更能想辦法用其他方式交流,音樂就是很棒的媒介。旅行回來後,我決定要學好一項樂器,將來能陪伴我去世界各地旅行,也能用來和世界各地的人們交朋友。

共乘車還沒開到Urubamba,男孩的家就到了。我將排笛還給男孩,笑著向他說聲「Gracias!」(謝謝!),他說了聲「Adios!」(再見!)後,就下車了。男孩站在路邊,我和Ting向他揮手,他也向我們揮手,共乘車,繼續出發了。留下聖谷的音符,在我的回憶之中。

我們在Urubamba轉乘開往Cusco的巴士,Ting要回到Cusco,接著準備前往玻利維亞;而我要在途中的聖谷小鎮Chinchero(琴切羅)下車,繼續在聖谷的旅行。幾天來作為彼此的旅伴,我和Ting也將在此分開,各自繼續我們的旅程。

任何相遇,總有別離,這是我在旅途上學到的,深刻的事。

在車上,我和Ting聊著,感謝彼此這幾天來的陪伴。巴士在黑夜之中,抵達了Chinchero。我在路邊向車上揮手,直到巴士駛離。我又回到,一個人的旅行了。

黑夜裡,海拔3762公尺的Chinchero,路燈稀疏,一抬頭,銀河正閃耀著呢!是南半球的銀河呀!我看著天空,在這個離星星很近的小鎮,非常安靜。安靜到,耳邊似乎又響起了,共乘車裡的聖谷音符……。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