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37. 銀河之下的小鎮-Chinchero

Chinchero(琴切羅)下車的時候,是晚上六點半,天色已經全黑了。我從小鎮外的大馬路,沿著不大的石板路,走進鎮中心,一路上路燈稀疏,星星反而比較亮。在微微的光線之中,尋找今晚能住下的地方。我走了縱橫幾條小路,卻一間旅館也沒看見,不只旅館,亮著燈的民家都屈指可數。旅行雖然已有一段日子,卻還是微微緊張起來。會不會,這裡沒有旅館呢?寒風吹來,海拔3762公尺的氣溫,愈來愈低了。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喜歡黑夜的人,在深夜中,感官變得敏銳,感受力隨著愈來愈深的黑,也愈來愈強。這種時候,心裡總是會有很多情感,自發地湧出,這種感覺雖然總帶有一點孤寂,但也令人上癮。在台灣,我的工作很規律,需要早睡早起,但我偶而還是會貪戀深黑的夜晚,任性地不想睡,坐在床上或窗邊,看著天空,享受被黑夜挑逗起的情感。然後默默祈求天不要亮。

而此刻在Chinchero,體驗到的,卻是黑夜帶來的不安。徬徨地走著,迎面而來是一位婦女帶著兩個小女孩,黑夜中的搭訕可能令對方感到恐懼,但我知道我已沒有猶豫的餘地。我上前詢問是否有能住宿的地方,婦女將小孩往後一拉,對我這個說不清楚西班牙語的人有些緊戒,等到了解我是想要找旅館後,她才放鬆下來,為我指了一條長長的路。我真心地向她道謝。

這條路迎著冷風,愈走愈暗,我完全無法相信自己走對了路,只能抱著姑且一試的想法前進。在通過了一群對著我狂吠的野狗後,我終於看到了旅館,卻是一間,大門深鎖的旅館。事已至此,只能繼續向前,我大力地敲著旅館的門,尋求一線希望。但那深鎖的大門,始終沒有人將之打開。試了幾分鐘,我決定放棄了,也許只能折返,再看看哪裡有旅館。就在我掉頭離開時,一個男人的聲音叫住了我,我東張西望,卻不見人影,聲音再次傳來,我才發現,一名老人從旅館二樓的窗台,對我叫著。

那老人對我來說,真的是黑暗中的光。

老人從二樓丟了鑰匙給我,讓我自己開門進入,一晚40新索爾(約台幣350),無從挑剔了。這晚小旅館內,沒有其他房客,就我與老主人兩人,也許會選擇在Chinchero住下的旅客,真的不多吧!安頓好後,心情放鬆,肚子也餓了,老主人給了我一份大門鑰匙,讓我自由出入,我再次來到深黑的小鎮,尋找晚餐。一餐不吃,也沒什麼關係,比起剛才的不安,心情平靜許多,我一邊看著天空的銀河,一邊在街道上走著。銀河,真的好美呀!

好不容易,發現了一間開著的家庭餐館,我走了進去,卻不禁怔住了。餐館內的婦女,正是剛才向我指路的人;兩個小女孩,正在桌上畫圖呢!另外還有一個姊姊,在廚房忙進忙出。婦女看到我,露出懷疑的眼神,兩個小女孩也張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我知道自己的舉動實在可疑,這個有著陌生臉孔的人,才剛問完旅館的位置,現在又要來做什麼?我知道必須立刻展開笑容,說了「Cena(晚餐),婦女長長地呼了口氣,請我坐下。

家庭餐館沒有得選,就是和一家人吃一樣的,今晚的菜單是通心粉湯,配上雞腿炒飯,只要5新索爾,約台幣40元。

婦女送上我的晚餐後,也將三個女兒的晚餐上桌,小小的家庭餐館內,就我們五人一起開動了。吃飯時,母女四人都對我非常好奇,不時瞥眼看著我,一定很難能看到這種臉孔吧!看到小孩子,不由得起了玩心,和兩個妹妹擠眉弄眼起來,她們笑得很開心,也開始對我做出鬼臉。姊姊大約十幾歲,卻比較害羞,只偶而微笑看我,不像兩個妹妹跟我玩在一起。我和妹妹們開始玩起了Pikabu,但似乎玩得太瘋了,媽媽覺得對我這位客人不禮貌,兩位妹妹就被媽媽罵了,媽媽也向我道歉。但其實,我真的玩得很開心!很喜歡這樣子和當地人單純的互動。

我們安靜地吃完了晚餐,我笑著向母女四人揮手道別。

飯後,在少有光害的小鎮中,我找到了一小片空地,靜靜地看著天空中的銀河,這是我來到南美洲後,看到最美的星空了。愈是安靜的地方,星星就愈熱鬧…。能生活在一個隨時有大片星空能看的小鎮,多麼地幸福呀…。看著看著,真捨不得離開,直到實在抵禦不住夜晚的寒風,才甘願地回到旅館,度過安穩的一夜。

Chinchero是個十分傳統的小鎮,旅行團停留此地的時間不會太久,沒有被觀光影響太深,這個特色從早餐就能看出來。早起,走進一間早餐店,沒有任何菜單,直接跟老闆說「Desayuno(早餐),老闆就上了一份有飯有菜有湯的套餐,和平常吃的午餐晚餐套餐,有著相同的份量,也同樣是台幣40元。這是我在秘魯旅行,唯一一次吃到和午晚餐一樣的早餐,這種感覺就類似傳統台灣人的早餐,都是吃飯配菜的。

昨夜的漆黑,到了今日已是整片的藍天。走在Chinchero街道上,才終於把這個小鎮看清楚。廣場上立著的雕像,是拿著酒瓶豪飲的男人,想必此處以美酒聞名。向遠方看去,一整排的壯觀山脈,浮貼在藍天之下,以小鎮3762公尺的海拔推算,整排山脈都在四千公尺以上了吧!而其中,幾座突出的山峰,佈滿了白雪,更顯其高大。我著迷於小鎮開闊的視野中,著迷於那遠處的山。

若要以顏色來形容Chinchero,這是座褚紅色的小鎮。古老的紅磚紅瓦,在小鎮斜斜的街道上疊遞,高高低低層次分明,就連同一戶人家的紅牆屋瓦,也因為地形關係而高低不同,形成「階梯式屋頂」、「階梯式土牆」的特殊景觀。沿著道路向上坡行,層層的房屋直到山邊,這是個美麗的山城小鎮。

正漫步街道間,迎面而來一群有著豐富羊毛的綿羊,羊群後一個大約八歲的男孩,拿著鞭子吆喝。我就這樣在街道上與羊群擦身而過,牠們低著頭走著,沒看我一眼。男孩專注於趕羊,也沒看我一眼,我卻一直看著羊群與男孩。此時此刻,與我在路上擦肩的,不是汽車,不是機車,不是趕著上班的人,也不是戴著耳機、滑著手機的人。是羊、是牧童、是一種樸實的生活。我竟因此而感動了,這簡簡單單的生活啊,真是我心之所向。台灣的八歲小孩,和Chinchero的八歲小孩,過著這麼不一樣的生活啊……你說,世界上真的能有一種對人的絕對衡量標準嗎?生活的方式那麼多種,到底是貧窮限制了我們的想像,還是進步使我們遺忘了生存的眾多可能性?而我,又想起了昨夜,那最簡單,卻對我來說如此珍貴難得的滿天星空。

一邊想著,一邊走進Chinchero彎彎曲曲的坡道,在小鎮的高處,那令我難以忘懷的景色,正等待著我…。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