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2016南美-41. 最後的Cusco劇場

724日,我已經在Cusco睡了整整一天了。

腸胃還沒恢復,早上昏昏沉沉地從床上醒來,病中虛弱的身體,加上久未進食,整個人相當無力。我坐在床邊,退房的最後時間即將到來,我要繼續在Cusco住一晚嗎?站起身,走了幾步路,感到很吃力,虛弱的身體讓我立即做了決定,來到旅館大廳,告訴主人我想再住一晚。主人十分關心我的狀況,他泡了古柯茶給我喝,秘魯人認為古柯對腸胃好,我也就慢慢喝了幾口。主人面帶擔心地告訴我,需要任何幫忙,都告訴他吧!我心裡很感謝,我知道我能依靠的人真的不多了。

待在房內無事可做,還是試著到街上走走吧!Cusco市內最著名的景點太陽神殿,至今仍未好好拜訪,若到了Cusco沒去太陽神殿,就像是來到台南卻錯過赤崁樓一樣,總覺得少了什麼。我走出旅館,腳步非常緩慢,體力不多,只能慢慢地走,還好旅館離太陽神殿不算遠,還能拖著病體抵達。

來到Cusco市中心難得一見的大馬路「太陽大道」(Av. El Sol),左邊是太陽神殿後方的大草皮,從右邊走下通往地底的階梯,是太陽神殿博物館。博物館位於地底下,十分有趣,展覽了印加時期,以及更早期的秘魯文物。繞了一圈來到出口,走上階梯,竟早已在地底橫越了太陽大道,來到太陽神殿的草地。

這塊令人放鬆的草地,讓人踩上就變得懶洋洋。人們在草地上或坐或躺,悠閒地聊著天,享受家族及情侶時光。草地的背後是褐色的太陽神殿與白色的聖多明哥教堂,前方則是太陽大道與安地斯山脈。看著人們舒服地躺在草地上,享受美景與陽光,不禁感受到和自己的對比。眼前的世界那麼地舒暢,而我卻是渾身無力。很希望自己能快好起來,能繼續旅程,繼續感受遇見的一切。

繞到太陽神殿的正面入口,眾多的遊客正排隊進入參觀。在印加時期,太陽神殿就具有重要的宗教地位,西班牙人將其破壞後,如同Cusco市內其他房舍一樣,留下了印加巨石當作地基,而在其上蓋了教堂,象徵著征服。兩層不同時期的建材分隔明顯,加上其雄偉廣大,成為了Cusco最具代表性的建築物。第一眼看到太陽神殿時,就被它所吸引,也許是因為旁邊有彎彎斜斜的石頭街道,也許是有廣大的草地,也許是對它經過數百年,仍保存完好的感嘆。

太陽神殿內,有豐富的印加文物展覽,十分精采,也有非常多的遊客。而我自從踏入大門後,體力也快消耗殆盡,實在沒有力氣再和大批遊客競爭觀賞的好位置,只能慢慢地走,遠遠地看。若問我裡面展覽了那些文物,我已沒有記憶了,只記得自己抱著肚子,勉強走了一圈,走出後門,用僅存的力氣,拿起相機記錄讓我有感的畫面。我無法說明太多關於太陽神殿的事情,但我記得,看到美麗的景色,按下快門時,能讓我短暫地感受不到病痛。

匆匆走出太陽神殿,似乎來到這裡只為了一個交代,少一點遺憾離開Cusco。而此時,我連走回旅館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在太陽大道旁,找了一張公園椅坐著,或是說,釋放一切重量地攤著。猛烈的陽光從頭頂落下,我戴起外套的帽子,覺得自己和流浪漢沒有兩樣。

好想恢復健康,真的好想好想。

在困窘中,旅行之神似乎仍待我不薄,儘管我沒力氣探索城市,城市卻自己來到我眼前。太陽大道上,一隊遊行的隊伍走來,一貫Cusco風格的頭套面具,伴隨著音樂和神轎,熱鬧地慶祝著。我就像個VIP觀眾,坐在劇院的椅子上,觀賞眼前的慶典,不用耗費力氣,也能讓鮮明的城市映像進入眼底。

難以想像,我就這樣,在椅子上坐了兩個小時。

有時觀賞遊行,有時觀賞日常生活。用兩小時看了一段Cusco的生活寫實紀錄片,我想也是值得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