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42. 靜止的安地斯高原風景 (詩數首)

早上八點,我來到了Cusco巴士站。

CuscoPuno,大部分的遊客會搭乘旅遊巴士公司的一日遊(Inka Express),從Cusco出發,中停四個遺跡,並在餐廳享用自助午餐,大約10小時的時間可抵達Puno。而當地居民,也有簡單便宜的巴士能搭乘。對於仍然生病中的我來說,減少在車上的時間是首要考量,因此,我選擇的是直達的高級巴士Turismo Mer。這間公司的雙層巴士,座位不多,每個位子很大,可斜躺下的角度也很大,有USB孔,車子新穎。其中我最喜歡的,就是每個座位外側都有窗簾能拉上,在車上,就有一個獨立的隱密小空間,對於需要休息的我來說,真是太好了!

兩座城市之間的交通,還有火車的選項。這是由Peru Rail經營的高級觀光列車,單趟就要台幣8000元左右,如此豪華之旅,當然不是我這次旅行中的選擇。

上車後我睡著了,等我睜開眼,車子已駛離Cusco市區,開在貫穿安地斯高原的3S公路上,窗外的風景吸引了我。冬日大片的黃色草原,從平坦地面蔓延到高山,直到無法蔓延的高處,就是一整片藍天。每個地方的季節,都有各自的顏色,我總喜歡到日本的冬天看黑白相間的景致,但你知道嗎?安地斯高原的冬天的顏色,是黃色與藍色。冬天的顏色總是比較簡單,黃就是單純的黃,藍就是單純的藍,日子也就是單純的日子。

巴士快速地在路上前進,眼前的景色每一片刻都不盡相同,卻又倏忽即逝。儘管看到了美麗的畫面,卻無法留住什麼,只能任由它在大腦裡經過。經過,沒留下什麼,只有心的觸動。

就算想用相機留下什麼,卻也可遇不可求,快門再快,也留不住過去的時間和空間。

這段路上,我按下快門的次數屈指可數,一切都在瞬間發生,在這些快速變動的景色中,意外的,我拍下的卻都是很「靜」的畫面。

失去輪胎的老式轎車靜靜的

時光    靜止

在鐵板的鏽蝕

在油漆的褪色

在轉不動的馬達

 

 

失去輪胎的老式轎車靜靜的

靜靜的

等待風    等待水

把它帶離這個世界

等待共乘車的老人靜靜的

時光    靜止

在手中的木杖

在打結的布包

在帽沿陰影下的皺紋

 

 

等待共乘車的老人靜靜的

靜靜的

等待車    等待人

載他前往下一個日常

身形蜿蜒的河流靜靜的

時光    靜止

在無波紋的水面

在無雜質的空氣

在溫柔的流動

 

 

身形蜿蜒的河流靜靜的

靜靜的

等待樹    等待魚

和它一起完成 生命的輪迴

牧牛人與牛靜靜的

時光    靜止

在無聲的蹄

在低頭的前行

在日復一日的來回

 

 

牧牛人與牛靜靜的

靜靜的

等待太陽    等待影子

為他們指引    一天的結束與開始

山腳下的小村靜靜的

時光    靜止

在山的紋路

在岩石的裸露

在不與山爭高的屋頂

 

 

山腳下的小村靜靜的

靜靜的

等待牛    等待羊駝

為它帶來一年的飽足

路邊的一家人靜靜的

時光    靜止

在每一個轉頭

在每一個眼神

在六百年來不曾改變的膚色

 

 

路邊的一家人靜靜的

靜靜的

等待歲月    等待悲歡

讓他們長大    與住進世世代代的祖墳

養育紅鶴的高原湖泊靜靜的

時光    靜止

在倒映的藍天

在倒映的黃山

在風吹不到的湖面

 

 

養育紅鶴的高原湖泊靜靜的

靜靜的

等待雨季    等待夏天

為它增添七情六慾

依賴湖泊的高原紅鶴靜靜的

時光    靜止

在縮著脖子的休息

在小心翼翼的抬腳

在翅尾特別紅的基因

 

 

依賴湖泊的高原紅鶴靜靜的

靜靜的

等待求偶    等待育幼

為牠們完成不知目的的演化

高原上的豪華列車在動

時光    突然走了

載著無暇的白瓷餐盤

載著高貴的紅色酒精

載著另外一個世界

 

 

高原上的豪華列車在動

它去了反方向

和我的目的地

不一樣

接近4000公尺的安地斯高原,一幅幅單純的畫面,讓我的心顫動不已。在這裡生活的人們,在這裡生活的生物,也許一生之中,沒有機會,也不需要,像我一樣去到遠方。如果生命的本質就是如此單純,那麼我在追求的,到底是什麼呢?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