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2016南美-46. Sillustani的巨大墓塔:在廣大的藍與黃中孤獨

度過在Llachón讓人永生難忘的一日後,我也將向小村道別。走出村子,就能看到Titicaca湖,湖水依然那麼地藍,那麼地平靜柔和。湖畔沒有看見露絲雷蒂亞的身影,很多相遇,一生都只有一次。向Llachón揮揮手,坐上共乘車,朝著Puno的方向返程。

回到Puno的路程中,我順道停留了中途的Sillustani(西猶斯塔尼)。在Titicaca湖區,原住民族Colla(柯亞)人,建造了許多圓柱狀直立的墓塔,其中規模最大,保存較多的,就位在Sillustani。要前往Sillustani,許多在Puno的旅行社,有半日遊行程。而要自行搭乘大眾交通前往,也是沒問題的。

共乘車行駛在前往Puno3S道路上,我在121公路的路口下車,一下車,就會見到路口停著共乘計程車,等到湊齊四個人,就會帶著旅客前往Sillustani

SillustaniUmayo(烏馬悠湖)湖畔一個突出的半島,從入口走進,是一條長長的石板路,這條路貫穿了湖邊的小村子。向著道路右邊看去,一片映著天空藍的湖水,淺淺地舖在黃色大地之間,那就是Umayo湖的一部份。湖面如鏡,天空有幾朵白雲,湖裡就有幾朵;蘆葦把大地的黃帶入湖中,填補冬日藍色湖水的冷冽。這面如鏡子般的湖水,讓我一開始就走得緩慢,儘管為了墓塔而來,目光卻完全被湖所吸引。

遠遠地望向石板路盡頭,已能看到幾座圓柱形墓塔,立在小丘上,正好遇到一隊旅行團正在墓塔區解說,索性先爬上小丘,找了一處安靜的地方看湖,吃著從Llachón帶來的水果當作午餐。登上小丘後,可以看到Umayo湖的面積就更大了,和Titicaca的無邊無際不同,夾在群山之間的Umayo湖,和天空相呼應、和山相襯托,由上而下,形成一幅藍黃藍黃交錯的旗幟畫面。黃色與藍色是互補色,搭配在一起給人和諧的感受,走到這裡,我真的覺得這兩種顏色,就是秘魯安地斯山區,冬天的代表顏色啊!藍色的天空和湖,黃色的山和大地…。這樣的畫面一點也不繽紛,但一大片的黃,一大片的藍,世界變得好寬好廣,彷彿無盡。

圓柱形墓塔群,最早的估計已經有超過千年歷史,在帝國興亡更替之下,這個傳統被保留了下來,直到印加時期,Titicaca區域都仍有塔葬的習俗。而從石造工藝的技術來看,也可以很容易地分辨出年代先後,印加時期的石塊表面砌得平整,接縫密合;而前印加時期的墓塔石塊,就粗糙得多,也比較不穩固。歷史悠久的墓塔,經過歲月,少數保存完整,多數已破碎,或是只剩下地基石塊了。

和許多地方的葬禮相同,塔中除了放置遺體外,也會有食物及飾品,伴隨亡者走過最後一段路。而一座墓塔,就是一個家族所有,親人們會同葬一處。堅固的墓塔只有在底部有一個小小的開口向著東方,除了讓早晨的陽光能照進外,也容許一個人的身體通過。

Sillustani最高的墓塔有12公尺高,已經見識過許多印加石造工藝,似乎已對這種高度不覺得驚奇,然而將遺體葬在高塔裡的習俗,確實是相當特別呢!雖然台灣也有「靈骨塔」,但和秘魯的墓塔不同的是,此處的遺體是未經火化,直接葬在塔裡的。甚至有些遺體,是以木乃伊的方式葬在塔中。若Titicaca湖區的原住民有朝一日來到台灣,也許也會對靈骨塔嘖嘖稱奇吧!

是啊!我現在,正走在墓地之中呢!只是這墓,真是巨大壯觀。聽起來有些可怕,但這墓地已經是千百年前的墓了,這麼多日子以來,又有哪塊土地沒有生命消逝呢?生生逝逝,本來就是自然循環,在土地中腐化,回歸成自然的一部份,並不是可怕的事情。

在墓塔群中最著名的,是一座印加時期,縱向破碎的墓塔。大部分的墓塔都是橫向破碎,高度只剩原本的一半到三分之一,而這座縱向破碎的墓塔,保留了原本的壯觀高度,也能讓人一窺內部構造,並感受時間留下的痕跡。而這座墓塔更有Umayo湖作為背景,可說是Sillustani最具代表性的畫面了,人們紛紛和它留下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