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51. 雲霄飛車般的驚險一夜

離開Taquile島的這一天,過得有些緊張。下午兩點二十分,是開船的時間,我預計花3.5小時坐船回到Puno後,簡單吃點東西,就前往距離Puno一個小時車程的Juliaca(胡利阿卡)搭乘晚上九點四十八分的飛機,前往首都利馬,再搭隔天一早的班機,飛到秘魯的登山勝地Huaraz(瓦拉斯)。我的時間不敢抓得太緊,卻還是因為種種因素,度過了驚險的一夜。

我早早就到了Taquile島的碼頭,找到了來時的船家,也先到船上等待開船。等到開船時間接近的時候,船家竟向我比比岸上,要我下船。我不知其意,也就先下船上岸。這時,從島上下來的一日遊船客,陸陸續續上了原本的船,船很快就滿了,船家也把船開走了。

我錯愕地看著船離我愈來愈遠,是我的船開走了!我把船票拿給附近的船員看,他們也只是叫我等待。弄不清楚裝況的我,開始緊張了,我能順利回到Puno嗎?或是若我必須等待,要等待到何時?

又一批遊客下來,上船,離開,我仍被留在原地。他們有記得要把我載走嗎?不只團客,有些比我還晚到的散客,都已經坐船走了,況且是以一種爭相上船的方式。我既生氣又緊張,拿著船票,找到碼頭附近的船員,嚴肅地比著手表的時間。我總算被安排到了一個船位,出發時,是下午兩點四十分。雖然晚了點開船,但還在可以接受的範圍,我就在船上安心地睡著了。

醒來時,是落日時分,Titicaca的顏色,變得更加夢幻了。斜陽的光線是溫柔的黃,把湖上的小船照得昏昏欲睡,也把一旁的蘆葦浮島,照得散發出溫暖的光。

已經到蘆葦浮島了,離Puno大約只剩半小時就能到,大概沒什麼問題了吧!

想不到,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發生了。船隻竟再次停靠蘆葦浮島,而且還是和來時同一個島,有著觀光餐廳和販賣所。昨天已經來過了,今天竟然又要來一次呀…也許,是想讓大家上廁所吧?上完廁所,我立刻回到船邊,表示自己準備好了可以上船。然而,又像昨日一樣,船就是不開,似乎仍希望旅客在島上消費。我在心中真的翻了無數白眼,一直以來以一種輕鬆悠閒的腳步旅行,現在我竟感到了不耐煩,真是旅行中難得的時刻啊!明明Puno已經不遠了,卻被迫滯留於蘆葦浮島上,真是讓人不開心。這麼美麗的Titicaca,竟在最後一刻,留下負面印象在我心中嗎?

三十分鐘後,船終於開了,大約時間還行吧!再過了二十分鐘,船接近了Puno。此時已過日落時分,餘暉從山後暈染,失去陽光照耀的湖,變成了深沉的墨藍,而天空,則有一天之中,最美的漸層藍。星星尚未現身,山城Puno的點點燈火已亮,餘暉燈火在陸上相襯,天空湖水在湖面應和。此時此刻,正好是日落之後的魔法時刻,而我因為種種耽擱,在Titicaca湖上還沒靠岸,才有機會能在船上看著這美麗的景色。果然世事無絕對,本來以為是浪費時間,卻發現一切自有緣分相遇。Titicaca,最後果然沒有在我心中留下負面印象,它仍然是那平靜而溫暖,卻又變化萬千的美麗大湖。

我再次得到了提醒,是呀!旅行也好,人生也好,總是無法盡如人意,只能好好活在當下。減少抱怨吧!把心力花在抱怨,也許一不小心,就錯過了當下的美好。

謝謝你,Titicaca

走下船,踏在Puno的土地上,我以為,這真是個圓滿大結局。

殊不知,通往圓滿結局的路,畢竟是困難重重。

夜晚的Puno碼頭,意外的冷清,不但店家很少,旅遊服務中心也下班,連計程車都看不太見。我走了一下找不到食物,眼見時間愈來愈少,也擔心前往Juliaca的路上容易塞車,只能買了一支香蕉,就來到大馬路邊想辦法找車。

在我的想像裡,先攔一台摩托計程車,請他載我到可以搭乘共乘車前往機場的地方,再換車到Juliaca機場。然而,在馬路邊等了許久,竟然都沒發現摩托計程車,我以為,Puno一定到處都有這普遍的交通工具。好不容易,終於看見一台摩托計程車,我向他表達我的想法,但他以為要載我去機場,就揮揮手走了。看著時間流逝,我愈來愈緊張了。

此時,一輛黑牌計程車停下,問我要去哪裡。我再次表達想法,他說沒有共乘車能去,要直接載我去機場,並開價100新索爾。我告訴他實在太貴了,我還是要坐共乘車,另一方面,我也擔心這黑牌計程車的安全性。但對方沒有放棄,一直遊說我,並降價到90新索爾。我心中其實相當猶豫,包括時間、價格、安全性,我直覺地覺得要再堅持下去,所以沒有同意對方的提案。

僵持了一陣子,這位司機忽然說,好啦!你要搭共乘車,我知道有一個地方,我帶你去。雖然對方這樣說,我還是有些擔心安全,但眼看時間所剩不多,我心懷忐忑地上了他的車。我再三確認他沒有要直接把我載到機場,要載我去搭共乘車,才和他談好價錢出發。

坐在後座,我心中仍然緊張,能順利到機場嗎?對方有可能把我載到偏僻的地方搜刮一空嗎?打開手機衛星定位,車子移動的路線,都十分陌生,我的忐忑一直持續。

車子停在一間小小的房子前,我抬頭一看房子招牌,是當地專營機場到Puno的包車,我鬆了一口氣,雖然和心中共乘車的想像不同,但至少沒有被載去賣掉,前往機場的方式也終於塵埃落定。

司機帶著我進入屋內,和老闆說我要去機場,並轉頭告訴我:「30新索爾。」雖然不算便宜,但我想畢竟不是大眾運輸,也許還可接受。司機替我買完票,就離去了,和我同在屋子裡等車的,還有許多秘魯人及歐美遊客。過了不久,一輛廂型車前來,有些人上車了,而又有新的旅客進來買票。我為了不要再讓Taquile搭船事件重演,一直用眼睛看著老闆,示意我在這裡,請別跳過我呀!

第二輛廂型車來,我剛好作為最後一個乘客上車,車上都是大包小包的旅客,座位非常擠,我與一位西方人,幾乎是完全擠在一起動彈不得的狀態。還好她很親切,我們彼此知道情況特殊,雖然不舒服,但互相包容。路途遙遙,我們也簡單地聊天,交換基本資訊,而我突然福至心靈,問她車票買多少錢,她說是15新索爾。唉呀!慌亂之中,竟忘了應該要自己去買票,不該交給司機處理,還是讓黑牌司機多賺了我15新索爾…。

這一路上,有錯愕、有生氣、有慌張;也有感動、有驚喜、有釋懷。就像坐了一次情緒的雲霄飛車,高高低低,低低高高,幸好,我最終沒有錯過班機。坐上飛機坐椅的那一刻,真有鬆一口氣的感覺,要不是有飛機餐能吃,我想立刻就睡著了。

到利馬機場,大約是晚上十一點半,我要轉搭隔日早上七點半的班機。出去找旅館,也休息不了多久,我決定做出人生第一次嘗試:在機場過夜!

利馬機場不大,並沒有很完善的旅客休息空間,我繞了繞,最終只能找了一處較少人的通道,將背包裡簡單的墊子鋪在地上,將背包當作枕頭,席地而睡。雖然會有光線影響,以及機場的廣播,然而這一天下來,我真的累了,因此不久後仍沉沉睡去。

在睡夢中,隱隱約約聽到了歌聲,慢慢歌聲愈來愈清楚,我緩緩睜開眼,發現不是在作夢。就在我斜對面,有一位秘魯人坐在地上,竟無視於周圍休息的背包客們,大聲地唱著歌。

「怎麼可以?」我心中百般疑惑。環顧四周,許多背包客也都被吵醒,紛紛議論這位唱歌的人。然而他視而不見,繼續大聲唱歌。世界,真的什麼人都有啊!也許周圍的眼神,反而讓他覺得得到觀眾了吧!

看了時間,大約早上五點,索性起床去廁所刷牙洗臉,再去吃早餐。今天早餐,是我在秘魯很喜歡的食物:烤餃子(Empanada),配上紫玉米汁。Empanada內餡有多種可以選擇,包括豬肉、雞肉、牛肉、起司、蔬菜等,我覺得很符合台灣口味,若到秘魯來,推薦品嘗這小點心。

準備登機出發!下一站,是秘魯眾多登山客的基地城市Huaraz(瓦拉斯),我也將以Huaraz作為據點,進行安地斯山脈的健行。經過這一個五味雜陳的夜晚,又嘗試了人生第一次在機場過夜,覺得自己在背包客的這條路上,經驗值又上升了不少!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