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58. 走!在雪白群山之間

83日,是我在Huaraz地區健行的最後一天,也是我在安地斯山脈中的最後一天。早上五點,我就在旅館門口,等著旅行社的車子來,今天要前往白山脈中的美麗湖泊-69(Laguna 69)69湖位於海拔4600公尺,健行的路程不輕鬆,這也是我將它安排在最後一天的原因,爬完,就可以好好休息一陣子了。儘管已經預料到車子不會那麼準時,但等待的時間比想像中還久,還好已經學會了接受意料之外,就趁機看看還沒睡醒的Huaraz

旅行社的中巴,在Huaraz市區內各個旅館接人,總算是在五點半來把我接走,我選了靠窗的座位坐下,不久後,一位東方臉孔的年輕男生在我身旁座位坐下。來到秘魯,真的很難得看見東方臉孔的人,他看起來不像台灣人,我正想要用什麼語言跟他說話,就瞄到他的手機上寫著韓文。他看了我一眼,就戴起耳機,開始聽音樂滑手機,看起來可能沒特別想跟我互動,我也就吃起自己的早餐。

總覺得在遙遠的地方,遇到東亞鄰居,應要好好認識一下,但可能是這段旅行的時間,我沒有辦網路,也鮮少時間滑手機,對於一坐下就拿起手機的人,竟然一時之間不知該怎麼辦是好。回到台灣的我,不知不覺滑手機的時間也回復到以前的頻率了,真有點想念在旅行中,不滑手機的日子啊!

吃完早餐的我就睡著了,等我醒來時,車子停在一間早餐店,看樣子是要我們在這裡消費。車上的人都就坐點餐,時間是早上八點,雖然已經吃過一次早餐,但還有一點餓,也就再點了一份番茄蛋三明治,和大家一起吃了。和我同桌的有法國人和哥倫比亞人,我們一邊聊著秘魯旅行的事,一邊聊著自己的國家,輕鬆的早餐時間就這樣過去了。這時我還沒想到,隔年我竟就到了哥倫比亞旅行。

早餐後的廁所時間,我走到早餐店外的小村,一隻白鴨和幾個小孩吸引了我的目光。在秘魯土角厝旁,堆著一袋袋的沙包,小孩們手腳並用爬沙包山,再溜下來,這沙包山,竟成了孩子的遊樂設施。我一方面感受到極大的貧富差距,在台灣,就算是鄉下,也有很多公園能給孩子玩;而在這黃沙漫漫的安地斯山區,孩子們玩的卻是工地沙包。但另一方面,看著他們玩得不亦樂乎,不禁也想到,玩滑梯和沙包,對於孩子來說,似乎差別不大,只要好玩就行了。而那隻白鴨,看起來吃得很好,也很淡定地站在玩鬧的孩子們旁,不為所動。牠似乎在告訴我,這就是這裡的日常,不用大驚小怪。

從沿著Huaraz山谷的3N公路,右轉106號公路,朝著白山脈前進,在即將抵達69湖的登山口時,公路旁一個廣大的湖,奪取了大家的目光。這是Llanganuco(Lagunas de Llanganuco,陽嘎努口湖)。只要看到Llanganuco湖,就知道世界上為何有一種顏色,被稱為湖水綠。這種美麗的綠色,很難用其他物質來形容,只好稱它為湖水綠。Llanganuco湖的湖水綠,在整片湖面十分一致,看不出深淺,這整片的湖水綠,讓人懷疑眼前的景色,是否是有誰用顏料所畫出。這個世界,真是充滿驚奇,總是有意想不到的美麗景色。

許多沒有要爬69湖的人,Llanganuco湖會是他們的目的地,在綠色的湖中划船,在湖岸邊放空,看看不遠的山,度過悠閒的時光。而我們只停留五分鐘拍照時間,就繼續向登山口前進。

早上九點四十分,我們從登山口出發,旅行社的領隊留在登山口,沒有一起上山,他和我們約定,下午三點要回到登山口。據旅遊書上說,上山需要三小時,下山兩小時,我一看這樣的時間,在湖邊只有二十分鐘,就立刻出發了。

69湖登山路徑,約為六公里,而登山口的海拔為3800公尺,距離湖面4600公尺,需爬升800公尺,可想像這六公里的路程並不輕鬆,要在這麼高的海拔爬升,我並沒有絕對的信心,就一步一步向前走吧!度過了一條小河後,第一段步道,是輕鬆的緩上坡,沿著山谷而去。此時,車上大部份的團員,都用很快的速度走了,把我遠遠地甩在後方,不久後,大部分的人都消失在我的視野中了。

我心想,該不會大家都是爬山高手吧?就連那看起來不像是登山客的南韓人,也戴著耳機消失在我的視野範圍了。我決定依照自己的節奏慢慢走,就算最晚到也沒關係,只要能平安順利走完這一程就好。而另一方面,一開始的風景就相當好,山谷中有彎彎小河,小河旁的草原,有許多牛低頭吃草,而山谷兩邊的山,聳立的角度驚人,讓我實在捨不得走太快。但我也不敢停留太久,維持著自己的腳步和呼吸的節奏,持續向前。

這段山谷間的草原緩坡路,大約就走了45分鐘,時間看似很長,但行走的時候,5460公尺的Yanapaccha山一直在前方領路;而回頭向後方望,就是秘魯最高峰瓦斯卡蘭南峰(6768公尺)和北峰(6654公尺),一路上,這兩座高峰一直守護在身後,而且距離非常非常地近。在雪白群山之間走路,我心中非常感動,在我一生之中,從來沒想過能在海拔這麼高的地方,又被雪山環繞地健行。這離我看似好遠好遠的事情,此時此刻我竟然正在親身經歷。

雖然離69湖還有好一段路,但此刻我已經覺得自己能來到這裡,真是太好了!在群山之間走路,我感受到自己的身體和心,都離大自然好近好近,我感到無比的幸福。空氣稀薄,風吹來有點冷,我的鼻水沒有停過,但我的心情非常地雀躍。陪伴行走的是一群五、六千公尺的高山,真是太幸福的事了!

過了山谷平緩區,山道開始縮小,坡度上上下下,路邊開始看到坐下休息的人了。我沒有停下腳步,繼續用自己的速度前進。山道一個轉彎,前方領路的山,變成了Chacraraju(查克拉拉胡)山,這座全身白雪的山峰,高6108公尺,也是69湖坐落的山峰。雄偉的雪峰,剛好和一大朵白雲重合,分不清是山還是雲,是剛還是柔,只知道山在那裡,朝著它前去,就是我的方向。

而雖經過轉彎,後方的瓦斯卡蘭南峰,依然屹立在山谷間,即使雲飄來了,南峰更是突出在雲之上。從搭飛機抵達Huaraz機場開始,就遠遠地看見瓦斯卡蘭南峰,現在走進白山脈,南峰就在身後,心中的激動,讓心跳更快了。

出發一個半小時之後,上上下下的山道稍緩,在Chacraraju山下方,出現了一個小湖,這座小湖的水淺,顏色是底部石塊的灰褐色,當然還不是69湖。行走至此,已經稍微有點累了,但我依然不敢停下腳步,怕一停下來,就更難前進。這一路上,本來落後團隊的我,已經默默在一步一步中,經過了一半在路邊休息的團員。原來一開始大家走很快,並不是大家是登山高手,而是一開始的緩坡,讓大家太小看69湖了。

經過湖後,幾乎要走到了Chacraraju山腳下,雪白的山頭依然和雲糾纏不清,無法看見全貌,但一旁海拔5752公尺,同樣雪白的Pisco(皮斯口)山,在藍天中現身。

轉一個彎,就是另一座新的雪白山峰,只能再說一次,太幸福了!

而後方呢?雪水融化成的河流上游之後,依然是不離不棄的瓦斯卡蘭雙峰,只是雲層似乎想為雙峰裝扮,像兩頂白帽子般,罩住了南峰和北峰的山頭。

距出發一小時四十分,我來到了最後的一公里路,也是最艱難的一段路。從Chacraraju山腳下開始的山徑,是碎石又狹小的路,而且是一路陡上,真是給旅人最後的挑戰。低著頭,再次調整腳步和呼吸,一步步向上走,真的非常地喘,有時覺得要跨出一步,都是相當困難,在海拔4500公尺的地方爬陡上山路,竟是這麼的艱難。

但我依然不敢停下,儘管腳步愈來愈小,動作愈來愈慢,我知道如果停下來,可能就真的走不動了。而路旁休息的人也很多,我沒有力氣向同團的成員打招呼,只能默默向前。

爬高了,看到的景色也不同,周圍群山的美,是伴隨著我爬升的動力。路旁開著的紫色小花,更是用其堅強的生命,鼓舞著我前行。而那突然從山道旁草叢竄出的長著尖角的牛,是激發我腎上腺素分泌的最後一個推手…。

好累,好喘,但離雪白山峰,愈來愈近了。

在灰石路與白雪山之間,我總算在不遠處,看到了那一抹,比湖水綠,更加夢幻的藍綠色。距離出發2小時20分,我總算抵達了69湖,比預計的時間快了40分鐘,同團的成員,竟只有一人比我早到,我真覺得自己像是龜兔賽跑的烏龜啊!

69湖的美,讓我很快就忘記了,剛剛那一段三十分鐘,辛苦的陡上。我完成了!平安順利地,來到了我在安地斯山脈的最後一站,也是最美的最後一站。直到現在,閉上眼睛開始回想,我還能記得,這天在雪白群山之間,健行的快樂…。謝謝山,帶給我的這一切;謝謝山,守護我完成了這一段路。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