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2016南美-62. 用一杯Pisco Sour,向秘魯說再見

85日,旅行的第31天,也是我在秘魯的最後一天了。雖然看起來旅行的時間很長,但心理的感受卻是很快就過去了。

前一晚,我從利馬坐車抵達Paracas(帕拉卡斯)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小鎮沿著海岸的人行道路,燈光昏黃,夜色寧靜,港口小鎮的浪漫愜意,在慢慢的腳步中,進到身體裡面,進到心裡面。

路旁,是一間間的海鮮燒烤店,海鮮的味道充滿鼻腔,混雜著海水重重的鹹味,以及港口獨特的味道,這些味道的組合,有點熟悉,又有一點陌生。熟悉的是在台灣的港口小鎮,也有大致上相同的味道;陌生的是來到秘魯之後,是第一次聞到這種味道。

我經過了一間間燒烤店,最後依然走進家庭餐館,點了一份今日套餐(menú),從來到秘魯的第一餐開始,menú就成為了生活中的一部份,已經是習慣中的習慣了。海邊的menú和安地斯山上的menú也有所不同,湯裡有魚肉,主餐也是炸魚,薯類和酪梨依然少不了,這些都是在秘魯吃飯的記憶。

隔天,參觀完 Islas Ballestas鳥島,回到港口後,才好好看看白天的Paracas小鎮。只見漁船點點,鵜鶘聚集在岸邊,等著是否有人類捕獲卻不吃的食物,雖然小漁村的感覺都差不多,但台灣卻看不見鵜鶘沿著海灘散步的景色,而今天的天空,是和剛到秘魯一樣的陰天。

我準備在Paracas吃午餐後,就坐車到利馬,接著坐飛機前往智利。

在秘魯的最後一餐,要吃什麼呢?我仔細想想懷念的食物,腦中浮現的是Arequipa的河蝦濃湯,但此時在海邊,已經喝不到了,於是就點了一份海鮮湯。而是否還有沒吃到的食物呢?我在菜單上搜尋,「Pisco Sour」讓我的眼光停在了它身上。

Pisco Sour(皮斯可酸酒)是秘魯引以為傲的國酒,以Pisco(一種葡萄酒)為底,加入檸檬汁、糖漿、蛋白,以及一些調味料製成的雞尾酒。在出發前,就知道Pisco Sour在秘魯的名氣,但一直沒有喝,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不擅長喝酒,很容易就醉了。

但此時坐在餐廳裡,想到即將離開秘魯了,實在想品嘗一下Pisco Sour的味道,就毅然決然點了一杯。

Pisco Sour的顏色十分清爽,也能聞到清新香氣,初試一口,酸酸甜甜的,帶有些許苦味,酒味很輕,確實好喝!嘗過一口後,就不敢再喝,怕空腹的我承受不住酒精。

接下來登場的海鮮湯,也非常好喝,微微辣加上香料煮成的濃湯,料多豐富,也吃得出來食材的新鮮,一碗海鮮湯就撐飽肚子了。在秘魯的最後一天,有美食配美酒,真是相當享受啊!就在我徜徉於味覺的饗宴中時,不知不覺,身體開始產生了變化…。

酸酸甜甜的Pisco Sour,入口那麼的簡單,我的頭卻愈來愈重。難道我已經不勝酒力了嗎?還沒喝到一半呢!這酸甜雞尾酒,應該還好吧?本著不想浪費的心,我再喝了幾口,傻傻的我還不知道,Pisco的酒精濃度,在38~48度之間,可是相當高啊!就算調配成Pisco Sour,酒精濃度依然不低,平常酒量不佳的我,又怎能承受得住?我的頭愈來愈暈,感受到自己的力氣正在流失,我終於驚覺,不能再喝了!

看了看表,十二點五十分,等等要搭一點半的巴士去利馬,必須走到巴士站才行。我強忍著不舒服,若無其事地笑著跟老闆結了帳,背起大背包,往巴士站走去。時間不多了,我卻舉步維艱,走沒幾步就晃來晃去,腳一軟,就坐倒在地上。天啊!我真的酒醉了!心裡十分緊張,一部份是由於離巴士開車時間愈來愈近;一部份是想到自己若是醉倒在路邊,不知會不會發生危險?

我坐了一下,就奮力起身再往前走,但只走了幾步,就又沒力氣了,不僅如此,就連眼前的畫面,都開始模糊了起來,我再次在路邊坐下。難道,來秘魯一個月,我竟在最後犯下大錯嗎…?我真是懊悔不已。

環視周圍,路上一個人、一輛車沒有,我只能依靠自己了。再次起身走幾步,再次坐下,我就這樣經歷過了數個循環,過程中都覺得快不行了,但最終,靠著意志力,我拖著身體與大背包,走到了Cruz del Sur(南十字星)巴士站。還好巴士有些誤點,我順利搭上了前往利馬的巴士。回國後,很多人問我有沒有在南美洲遇到危險,我想對我來說,這就是最危險的一次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