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64. 浪漫山城Valparaíso

Valparaíso(瓦爾帕萊索)是一座太平洋沿岸的海港城市,也是智利國會,及部分中央機構所在的城市,雖然Santiago才是智利首都,但Valparaiso也具有部分首都的功能及意義。在巴拿馬運河開通前,Valparaíso是太平洋與大西洋之間,船隻往來的重要中繼港口,曾經風光鼎盛。而如今,繁華的過去雖已消失,但港城的魅力依舊,失去光鮮亮麗的過去,反而具有一種斑駁的美。早聽聞Valparaíso美麗與混亂的我,抱著期待又緊戒的心情,來到這座城市。

Santiago的地鐵站「聖地牙哥大學站」(Universidad de Santiago)出來,就會看到Santiago的巴士站,比起秘魯的巴士站,Santiago真的是現代化了許多。我從這裡乘坐turbus公司的中型巴士,直達Valparaíso,車資是4500CLP(但回程時,同公司的車,竟只要3000CLP,原來巴士和地鐵一樣,都有尖峰及離峰的票價差異)120公里的路程,我在早晨7:30出發,9:10就到了Valparaíso

Valparaíso的巴士站,離景點密集的老城區還有一段距離,我在巴士站附近,把身上剩下的美金,全換成智利披索,這些,就是我最後的旅費了。將披索收好,請教換匯所的老闆,如何搭公車去老城區,我對智利幾乎沒做什麼功課,只能靠一張嘴問路。雖然順利搭上公車,但對於這座城市太過不熟,所以不小心坐過頭了,只好再回頭走一小段路,抵達我探索Valparaíso的起點-Plaza Sotomayor(索托馬優爾廣場)。這裡是早上10點開始的,Free walking tour的集合地點。

其實我並沒有很愛參加Free walking tour,但是在出發之前,接收到太多關於Valparaíso治安很差的消息,讓我對這座美麗的城市,一直保持著緊戒,有點擔心獨自穿梭在山城小路上,會被洗劫一空,只好選擇參加Free walking tour。若是再去一次呢?我想我還是別參團,自助探索吧!

Plaza Sotomayor有著一棟美麗的歷史建築物,白色的建築主體,以及灰藍色的屋頂,清爽的配色在廣場內相當顯眼。這棟建築物經歷過多樣用途,如今是智利海軍總司令部,也是在戰爭中倖存的建築物之一。作為探索Valparaíso的起點,讓人眼睛一亮。

而廣場前,有著一座紀念碑,名為「Iquique的英雄們」(Los Heroes de Iquique)Iquique是智利北部的一座城市,原本屬於秘魯的領土,智利在南美太平洋戰爭後,才將之納入版圖。這座紀念碑,是讚頌在Iquique海戰中,擊敗玻秘聯軍的智利海軍。對於智利來說,這些人是英勇的戰士;對於玻秘兩國來說,可就是萬惡的侵略者了。若玻秘兩國的人們,看到這座紀念碑,想必要對它惡言相向幾句。

帶領Walking tour的大學生來了,他先要大家自我介紹,來自於什麼國家。除了我以外,都是歐洲、美加、阿根廷人,大家對於有一個成員來自台灣,都感到有些意外,畢竟Valparaíso實在離台灣好遠呀!大學生們,就帶著我們一群人,開始探索Valparaíso眾多彎彎曲曲、高高低低的山城小巷。帶領著說著流利的英文,我的英文聽力跟不上,聽得很吃力,後來乾脆就不聽了,只用自己的眼睛認識Valparaíso

Valparaíso是一座濱海山城,和台灣代表性的山城九份相比,Valparaíso比九份規模大得多,且地勢陡峭,樓梯又長又陡,小路錯綜複雜,完全是個鑽小巷冒險的天堂。如今九份有眾多的觀光設施,但Valparaíso高高低低的房子,大部分仍然是民居,雖然已經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是智利熱門的觀光點,但卻還保留生活的樣貌,觀光客也比九份少得多。

一開始,我們就走了一條非常非常長的樓梯,我心中懷疑這該不會是Valparaíso最長的一條樓梯了,而Walking tour的領隊大概是要讓我們親身感受在Valparaíso爬樓梯的生活吧!還好大家的年紀都還不大,也是氣喘吁吁地走完樓梯。走到了樓梯盡頭,除了大大呼一口氣,也迫不急待看看周圍的風景。

這一條長長的樓梯,不知越過了多少房子的屋頂,向港口的方向看,晴朗的藍色讓天和海幾乎混和在一起。空氣中薄薄的霧,後方是Valparaíso的新城區,一支一支的高樓,在霧中像是一個海市蜃樓的世界。轉身向後看,只見背後五顏六色的房子,一邊交錯一邊疊高,直向山頂,雖然已經爬了一條長長的樓梯,不知後面還有多少等著旅人。

隨後,無論是跟著Walking tour,或是我自己一個人,在山城的小巷探索的時候,的確又遇到了一層一層的樓梯,或寬或窄,或長或短,有些梯子旁邊,還有長長的斜坡,難道是「無障礙步道嗎」?但這傾斜的角度,無論是輪椅還是腳踏車,都實在是太辛苦了呀!

Valparaíso是一座充滿藝術氣息的城市,這裡的藝術帶有混亂的屬性,表現在眾多的街頭壁畫中。市民藝術家們,除了不放過任何一棟房子,也不放過到處都是的樓梯,在這裡,極簡似乎是種罪惡,平凡的樓梯也必須漆上各種顏色,寫上各種標語。在Valparaíso小巷裡漫步時,常常走一小段路,就能看到色彩繽紛的樓梯,吸引人走上去看看。走樓梯,是在Valparaíso的樂趣之一。而眾多狹窄的樓梯,被房子擋住陽光、擋住外面的視線,所以也形成了眾多的死角,容易成為犯罪的場所。走在樓梯裡,加速的心跳,一方面是滿足自己的冒險渴望,一方面是對於周圍的警惕。

山城小巷彎彎曲曲,大都只能步行,只有外圍有幾條道路能讓車子通過,車行道路的斜度,也是令人吃驚,加上道路彎彎,人車交錯之時,總需要小心翼翼。

老年人生活在Valparaíso舊城區看似很不方便,然而山城裡保留了一項重要的大眾交通工具-軌道纜車(Ascensores de Valparaíso)。在舊城區地勢起伏較大的區域,有許多座軌道纜車,這些纜車在20世紀初陸續建造,至今已有一百年左右的歷史了。纜車們大多已經停用,但仍有16座沿用至今,為居民們生活中的一部份。

其實,在西文中,Ascensores 的意思是「電梯」,並不是纜車。看看軌道的角度,也許就能理解為何會被稱為「電梯」了,在這座城市裡,我想真的是需要電梯才能輕鬆行動吧!能在2016年搭著百年前製造的電梯,真是在這座城市裡,非常浪漫的事。喜歡古老事物的我,看著電梯上上下下,覺得非常感動。

搭乘一次電梯,只要100CLP,約台幣5元,完全是大眾交通的資費,而不是賺遊客的觀光財。但正是為了生活,還在運轉中的百年交通工具,才具有真正的觀光價值。工作人員操作著古老的機器、按下古老的按鈕、旋轉古老的轉輪,讓電梯爺爺奶奶順利行動。這樣的畫面,彷彿是百年前的時間暫停了,我愣在原地,呆呆地看著。我回到了從前嗎?古老的機械仍在運轉,轉動著轉動著,一日一日的日常轉動著,上下樓梯的腳步轉動著,時間的齒輪似乎壞了,無論機械怎麼轉,只有時間留在原地。

回到Plaza Sotomayor,印入眼簾的是另一個老Valparaíso-無軌電車(Trolebus)。無軌電車是車輛上方有集電弓,但路上沒有軌道的運輸系統,Valparaíso的無軌電車歷史相當悠久,車廂上半部為淡黃色,下半部為深綠色,非常有時代感。現今運行的車輛中,也分為不同年代、不同公司所製造的車輛,其中最古老的,是美國Pullman公司於1950年左右製造的車輛,也是Valparaíso的無軌電車系統第一代車輛,從1952年運行到現在。而較新的車輛,則有瑞士與中國製的。

Pullman公司所製造的車輛特徵,就是具有時代感的配色,瑞士及中國廠的車輛,雖也是淡黃配深綠,但看得出來顏色較新。而有幾台Pullman的車輛,後方為圓弧形,相當特別也容易辨認。

喜歡老物的我,自然不能錯過搭乘的機會,一走進車廂,滿滿的時代感浮現,淡黃色的鐵皮拼接、綠色的塑膠長排皮椅、向上拉起的玻璃窗,像極了記憶中的「藍皮普快」。就連下車鈴,也保留了傳統的物理敲玲,幾十年來,不知有多少人按下這個按鈕過?當我按下去,「叮鈴鈴」的聲音快速出現,又快速消失,古老的音樂,讓我全身不由得顫抖。

當台灣開始流行「老物再生」、「復古風」,Valparaíso還保留著老物在日常生活中,電梯也好、無軌電車也好,儘管已「不符時代潮流」,其蘊含的韻味,卻是源遠流長。老物歷經時間淬鍊,所產生的「舊」,散發出一股美,我還不知道自己為何總被斑駁的老物所吸引,只能暫時任由心被牽引感受。

如今,Valparaíso已有現代化公車、地鐵,但電梯和無軌電車,卻是人們感情所繫。正是充滿藝術與感性的Valparaíso,才能繼續保有古老車輛吧!這是屬於Valparaíso的浪漫,屬於Valparaíso的生活。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