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68. 失落的拉帕努伊

拉帕努伊(復活節島)是火山島,島上大大小小的火山很多,前一天,我們去了製造摩艾的地方:Rano Raraku,也是一座休眠中的火山。前一日我們因為時間關係,沒有走上火山步道;而今早拜訪完Togariki的十五座摩艾之後,我們決定登上Rano Raraku火山。

火山的登山口,就在進入摩艾生產所園區的岔路,路程很短,不用十分鐘,就可以到火山口了,但似乎因為一旁的摩艾生產所名氣太高,旅客們的時間也有限,登火山的一路上,就只有我和宇湘兩個人。其他所見,就是放牧在此的馬兒。

走到火山口旁,眼前所見是一面有著微微湖波的平靜湖面,陽光落下,湖面閃閃亮著,若不是周圍都是高起的岩壁,還真看不出來,這看似平凡的湖,正是Rano Raraku的火山口。早已不再噴發的Rano Raraku火山,形成天然的火山湖水庫,湖水讓火山口周圍長滿了青草,也餵飽了湖畔悠哉的馬兒們。

而在火山口的一端,一些完整的、製作到一半的摩艾,各以不同的角度沉睡著;而相同的是,這些摩艾的巨大身體,都深埋在火山口的火成岩中,只露出長形的頭。

我走到高處看著火山口,湖面平靜、綠草柔和、馬兒的腳步輕盈,摩艾也安靜如一塊塊平凡的石頭。拉帕努伊曾經戰火喧囂,Rano Raraku火山曾經噴發活躍,那些激烈的場景,如今已然不再。火山安靜了、湖泊出現了,生命也開始滋長,拉帕努伊再也不是爭端之島,已是旅人能安心休憩的平和淨土。

將湖面包圍的,是蘆葦,這些蘆葦的品種,和秘魯Titicaca湖的蘆葦是相同的,稱為「托托拉蘆葦」(Totora)。據推測,三萬年前,托托拉蘆葦就已生長在拉帕努伊,看來這在南太平洋中的孤獨之島,早在三萬年前,就與南美大陸有著某些關聯,而這些故事,恐怕只有Rano Raraku火山記得了。而對於自私的旅人我來說,能在這孤獨的島嶼,見到Titicaca湖的托托拉蘆葦,懷念的心情比這些故事都還重要的多。

下了火山,沿著向北的道路騎,右側經過的是巨大的Poike(波伊克)火山,Poike是拉帕努伊的三大火山之一,位在三角形島嶼的東北角,我們已經來到拉帕努伊的邊緣了,這裡是離主要城鎮Hanga Roa(安嘎羅阿)最遠的地方。而今天的太平洋,也像昨日一樣美麗…。

通過了Poike火山,就來到了島嶼北海岸,和東岸相同,北海岸也有數量眾多的摩艾以及其他遺跡。我們一路走走停停,首先見到的是一塊具有許多孔洞的石頭,名為「Pu o Hiro(雨神希羅的喇叭)。這塊石頭是一個樂器,透過從不同孔洞吹氣,能發出不同的聲音,就像是笛子的原理;然而,這個吹奏樂器,大概是世界上最笨重的了。笨重的樂器,給人一些浪漫的想像,當吹響它,也許會有什麼大事發生…。

而在古老拉帕努伊人的信念裡,當吹響Pu o Hiro時,根據吹奏的方法不同,可以帶來不同的效果,包括吸引魚群接近海岸、祈求下雨,以及增加生育能力。可以說,這塊如今不起眼的石頭,具有增加食物、飲水、繁衍後代的功能。而這些事情,都是生物生存基本所需。古老的拉帕努伊人,根本是把這塊石頭,當成神一樣的存在了!

在拉帕努伊無止境的內戰當中,人們拼命搶奪Pu o Hiro,當然真的相信其神力的人一定有,但到後來,Pu o Hiro可說已成為王者的象徵,擁有者,便是拉帕努伊之王。曾經是拉帕努伊之神,曾經是部落間戰爭的爭奪的寶物,而如今,Pu o Hiro只是拉帕努伊島上,相當不起眼的一塊石頭,對於遊客來說,若不了解其背後意義,並沒有太多吸引目光之處。雨神希羅的喇叭,現在只能在荒野中接受日曬雨淋,慢慢腐蝕消失…。

再沿著北海岸騎一小段,來到Papa Vaka(獨木舟岩刻)。此區有一群刻在石頭上的壁畫,其中最巨大的,就是一艘拉帕努伊人使用的獨木舟,也就是Papa Vaka。除了獨木舟之外,還有兩條魚的石刻,上方為鮪魚、下方則是鯊魚,可以想像,對於拉帕努伊人來說,這些都是他們的食物來源。有船、有魚,另一幅石刻則是繩子綁著的魚鉤。這些畫作,充分表示著當時的生活樣貌。然而和Pu o Hiro相同,石刻壁畫躺在地上,經過日曬雨淋,已經很淺的刻痕,想必也會在不久的將來消失吧!這些壁畫,是否有好好保存的價值呢?明白古老事物價值的人們,來到此處,一定充滿惋惜吧!

獨木舟
鮪魚與鯊魚
魚鉤

接著,我們抵達了北岸公路上的Te Pito Kura(光之肚臍)。肚臍,被許多人認為位於人體的中心,因此世界上自認為中心之地,總冠上肚臍之名。Te Pito Kura既然以肚臍為名,勢必對於拉帕努伊人來說,是相當重要之物,而它的真實形貌,則是一顆直徑80公分的圓石。相傳,這顆石頭是由拉帕努伊開國帝王,Hotu Matu’a所帶來,這位領導者宣稱,這顆石頭,具有神奇的魔力。他要子民在白天時,將手放在石頭上,人們發現,比起其他平凡石頭,光之肚臍的表面很燙,國王告訴他們,這就是充滿能量的魔力。國王要子民將手邊鐵器靠近,竟被吸引到光之肚臍上,子民們深深地相信,這就是國王宣稱的魔力。

光之肚臍,其實就是一塊比熱小的磁石,掌握知識的領導者,依此讓人們崇拜自己,得到正統的地位,成為像神一般的存在。這樣的故事,在古代比比皆是,甚至直到現代。儘管現代人們知識水準高,不易受這些小把戲所欺騙,但領導者的手段,也跟著與時俱進,只要讓人們,覺得領導者是接近神的存在,政權就會安穩。若仔細想想,國內外的領導者,又有哪一位不曾被當作神一般的存在呢?儘管他們都只是普通人而已。而我想,未來的領導者,勢必也是如此吧!

拉帕努伊人在光之肚臍四周,擺放了四顆較小的圓石,以守護其魔力。而外圍的圍牆,則是為了避免遊客接近。這圍牆要守護的,自然不是魔力,據說,許多遊客來到此處,相信光之肚臍具有增加性功能之魔力,因此對其做出褻瀆行為。看來,過了千百年,無論是領導者和被領導者,似乎仍有許多相像之處呢!

繼續向前,北海岸的道路,也快要到盡頭了。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