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69. Anakena-陽光,沙灘,摩艾島

在拉帕努伊(Rapa Nui,復活節島)島上,由於火山的關係,大多是深黑色的火成岩,海邊地形陡峭,和澎湖有些類似。然而,在島上卻有一處,和其他地方都不同的海岸景觀,那就是Anakena的白沙灘。拉帕努伊並不是一座具有熱帶風情的渡假島,所以當我來到Anakena時,對眼前的景色,不由得驚呼。

站在Anakena入口,我看到的是一整片的椰子樹林,樹林後,是發著光亮的海、白色細沙,以及藍天裡的絮絮白雲。這真的是拉帕努伊嗎?我竟有種身在東南亞南洋小島的感覺。

無論如何,眼前的風景,吸引著我和宇湘,我們經過蘆葦小屋的檢查站,走進椰子樹林中的木棧道。我對於被椰子樹環繞感到新奇,對於這種直挺挺的植物,最多的經驗就是校園裡排得整整齊齊,如同衛兵般的大王椰子。而對於海島的想像,則是在沙灘上的一棵棵彷彿獨立而生的椰子樹。眼前這一大片椰子樹林,長在青青草地上,在樹很少的拉帕努伊島上,是很特別的景觀。

沿著木棧道穿過椰子林,來到海邊,遠遠地,就看了一排摩艾站在一起的Ahu,白沙與椰子樹林並不驚奇,然而在Anakena,還有拉帕努伊專屬的摩艾。這樣的景色,可說是世上獨有了。拉帕努伊有豐富的景色變化,型態各異的摩艾,在不同的背景前,就有不同的味道。

眼前這七個摩艾,稱為Ahu Nao Nao,其中兩座已經毀壞,只剩下一部份的身體;而有四座保有紅色的帽子,卻也只有兩座的帽子是完整的。每一座摩艾,原本都有著有紅色火成岩做成的帽子,只是大多已經被破壞,或是四散一地。而直到看到了Ahu Nao Nao,我才知道,原來摩艾圓圓的帽子中央,還有一個小圓柱作為帽子的頂端。看到了摩艾原本應該具有的模樣,稍稍能夠想像當年拉帕努伊島上處處是摩艾的情景了。

Ahu Nao Nao有些完整,有些毀壞的摩艾,似乎也在說著,命運就是如此無情,有些事情,不是誰能夠改變。雖然這七座摩艾規模較小,但七座摩艾間的對比,以及身處島上唯一的熱帶風情畫中,Ahu Nao Nao給旅人帶來的,是美好與墮落的反差感受。

往高處走,會與Anakena的另一座Ahu相遇。這座稱為Ahu Ature的遺跡,只有一座摩艾石像,它的頭型較為扁,身體也偏寬。但別看它體型如此,事實上具有六公尺高,走近它,能感受到巨大的壓迫感。

在拉帕努伊的口耳相傳中,Anakena是開國君王Hotu Matuꞌa登陸復活節島之地。在南島民族波利尼西亞人(Polynesia)的傳說中,聖人Hau-Maka的靈魂,指引君王Hotu Matuꞌa,離開已無法生存的家鄉,向東尋找新的定居之地。Hotu Matuꞌa與人民,在大洋中駕駛兩艘獨木舟,最終到達的地方,就是拉帕努伊。獨木舟在島上唯一的沙灘Anakena登陸,Anakena也成為了拉帕努伊的第一個聚落,並在之後作為宗教儀式的場所。

我望著遠方淡藍色的海浪,一波波打向白沙灘,無論神話真實度有多少,波利尼西亞人經過險惡大洋的挑戰,在沙灘上登陸時,必定要感動落淚吧!儘管拉帕努伊物產不豐,但就是這汪洋中的天堂了。而此時,沙灘上點點現代人,穿著泳裝,或在美麗的海中遊戲,或在沙灘上慵懶日曬,Anakena,也是他們的天堂了。

我和宇湘有時候一起走,但更多時候,我們各自在喜歡的地方漫步停留,這並不是因為我們之間遇到了問題,反而是很自在地讓彼此有自己的空間。在旅程中的每一個旅伴,都有不同的個性,也有不同的相處方式,對我來說,都是很好很好的緣分。

而在我漫步的過程中,總能見到在綠色草地上,一堆堆的黑色石塊。這些不起眼的石頭,其實是Anakena留下來的宗教遺跡。在入口處,也特別提醒遊客,不要踩在石頭上。拉帕努伊島上的遺跡,許多上缺少良好的照顧,只能用提醒旅人的方式,希望大家自我要求了。

Anakena,是非常適合散步的地方,天氣好的時候尤其美,藍天之下的椰子樹隨風搖曳,摩艾們卻是不為所動,圓滑起伏的是火山,慢慢的腳步是我的慵懶。

而這時我還不知道,拉帕努伊如此多變,現在的藍天白雲,卻在幾個小時之後,將變成狂風暴雨。

我和宇湘回到Hanga Roa鎮上,走進雜貨店,發現各類生活物資還不少,雖然價格昂貴,但也還在可接受的範圍。而架上的泡麵,竟有康師父與辛拉麵,拉帕努伊雖然遙遠,世界卻已經很近。我們買了顆大陸妹,以及一些雞蛋,就回營地煮泡麵吃了。

旅行中的廚房,是認識其他旅人的好地方,今晚,當我們煮著簡單的晚餐,一旁來自大阪的日本女孩,刀工精細地製作著料理。一個人來到拉帕努伊的大阪女孩,有著俐落的短髮,說話和髮型一樣俐落。和對日本人的刻板印象不同,她臉上沒有客氣的笑容,只有緊閉的嘴角,會一個人到這麼遙遠地方來的女孩,會是什麼樣的人呢?和大阪女孩對話的,是另一對日本情侶,來自岐阜。一個人來,和兩個人來,一定是完全不同的旅行吧!

我沒有放過說日文的機會,和日本朋友聊了聊天,情侶中的男生語帶不確定地告訴我,他們來自岐阜,我想那是覺得岐阜是個外國人不會認識的地方吧!當我告訴他們,我即將在明年一月去岐阜旅行,他們很開心也很意外。

飯後,我在帳棚內吊起了小手電筒,在燈光搖曳下寫著日記,風愈來愈大了,我即將迎來,拉帕努伊的另一面,那是我還沒見過的那一面。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