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南美-73. Tahai的1300年落日

在拉帕努伊的西海岸,最著名的景點,就是Tahai。其中一個原因,是Tahai保留了相對較完整的古老建築;而另一個原因,則是此地離主要城鎮Hanga Roa很近,是一個欣賞夕陽的勝地。雖說是著名景點,但我拜訪Tahai時,遊客也大約只有十多人,在拉帕努伊,幾乎是不會有人擠人的地方,總能輕鬆悠閒地遊玩。

我從Tahai的北方入口,沿著海岸旁的草地進入。在Tahai入口前,有一區簡單的公園遊樂區,溜滑梯、蹺蹺板,以及其他運動設施,皆由木頭製成。在拉帕努伊,很少看到塑膠製品,我想這也是拉帕努伊美麗的原因之一。

走過矮矮的石牆,就進入Tahai了。Tahai這座聚落,大約建立在1300年前,一直以來,都是拉帕努伊島上重要的據點。而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此地具有豐沛的地下水,對於小島來說,淡水是相當珍貴的資源。從入口望過去,就能一眼收入Tahai聚落大致的規模,以及顯眼的三座Ahu

為了將Tahai建設成適宜人居之地,居民們用一塊塊的石頭,從海岸開始堆起架高,抵禦太平洋的大浪。而為了方便漁船進出,從聚落中開闢一條大斜坡,直通海岸。可貴的是,這些都還保存得相當完好,讓旅人能盡情想像,古人推著獨木舟,出海捕魚,以及豐收返航的情境。

在離海岸稍遠的地方,有幾座石造建築,圓形的弧面石牆裸露在外,其餘的部分則位於土地下方。而弧面石牆上,只有在接近底部的位置,留有方形通道,高度大約只有六十公分,不禁令人好奇,此建築的功能是什麼。

根據學者研究,這可能是拉帕努伊人的雞舍,白天雞隻放養在外,晚上為了保護重要的資產,將雞隻趕入建築內。這就能合理解釋,為何通道這麼小了,只是建築內部,卻不知有何構造,人們若要進入雞舍整理,也許也得低身爬小通道進入了。

在雞舍旁,另一注目的遺跡,就是船屋。如今只剩下底座的船屋,可看出來形狀狹長,像是獨木舟,這也就是船屋名稱的由來。光看名稱,會以為船屋是用來存放獨木舟的地方;然而根據研究,拉帕努伊人很可能就是住在這狹長的空間內,也就是他們的家。為何居住的地方如此狹窄呢?是否有氣候上的好處呢?許許多多的謎團,尚未可知。然而許多學者認為,拉帕努伊人的建築,可能都有一屋多用的情形,也許船屋也真能存放獨木舟,或是雞舍也可以住人。

而目前大部分學者認為,拉帕努伊人居住的地方,可能是位於洞穴內,在Tahai的高處,留下了一處可能為拉帕努伊人居住的岩石洞穴,只是大部分都已毀壞了。Tahai的歷史,已有1300年,過程中不知經歷多少次的更迭,在風化、戰火中,能留下來的,已是非常幸運。

摩艾是不可少的拉帕努伊印象,在Tahai,也有三座Ahu。我從北方進入聚落,遠遠就看到三座Ahu前後交錯排列,彼此距離又不遠,在整座島上,TahaiAhu算是比較豐富的。最北的Ahu 稱為Ahu Ko Te Riku,擁有一座五公尺高的摩艾,這是一座較為完整的摩艾,身體雖已有些風化,但沒有大面積的破壞;紅色的帽子還在,除此之外,也具有完整的眼睛。古老摩艾的模樣,在Ahu Ko Te Riku身上,最能完整感受。

摩艾背對著海,眼睛看著Tahai聚落,炯炯的眼神,彷彿真有魔力,能夠守護著人民,能夠威嚇敵人。島上的大多數摩艾,都是這樣面向陸地,因為敵人不在海外,而是在島內。

往南走幾步,就會遇到Ahu Tahai,有一座4.5公尺高的摩艾。這座摩艾誕生在1300年前,和Tahai聚落的歷史差不多,可說是Tahai的元老了。經過1300年,Tahai的建築只剩下少數,而Ahu Tahai的摩艾,也已受到嚴重的侵蝕。它沒有辦法屹立1300年,是到近期才重新站起;然而無論是站立或是倒下,這座摩艾,想必已看足了這些日子的風風雨雨。它也許從來也沒想到,守護的人民早已離去,自己是唯一從沒離開家園的Tahai成員。

最後一座Ahu,要走過推船入海的大斜坡,Ahu Vai Uri的六座摩艾,如今只剩下五座。不僅如此,這五座摩艾,也已經有各自不同的損傷。雖說它們的年代較新,命運卻是相當殘酷,Tahai擁有拉帕努伊最完整的摩艾,在它身旁卻滿是破碎的痕跡。即使失去了身體、失去了頭部,摩艾們的方向仍然一致,依然是那背對著海,守護著聚落的身影。

不管那麼多過去與現在的感嘆,人們來到Tahai,還是為了它的綠色草地與夕陽。下了大半天的雨,到黃昏時分藍天總算出現,我隨意在草地上坐下,炙烈的陽光隨著大風,從海上吹來,雨停的拉帕努伊,就是紫外線的舞台了;還好摩艾們不用面對夕陽,不然日復一日,深邃的眼睛又怎麼受得了?

人們或獨自,或和伴侶、親友,坐在這以三個Ahu為前景的畫面中,一起看著夕陽漸漸落下。時光靜靜的,Tahai聚落1300年來的落日,也許曾經紛擾,但如今也靜下來了。

今天的落日,特別地耀眼,少了一點印象中夕陽的柔和。我看著Ahu Vai Uri的五座摩艾身邊,空下的一個位置,似乎有些孤單,那麼,就讓今日耀眼的落日,來填滿這個空虛吧!第六座摩艾已不知身在何方,也許它化成的元素灰塵,正漂浮在屬於它的底座上空,正被夕陽照得粒粒發光,陪伴它的五位朋友。

1300年來,Tahai的落日,都是這麼耀眼嗎?等到太陽完全沉下,溫暖的餘暉,才在海平面為今日的天空,做最後的保溫。

失去陽光的風,依然猛烈從海上吹來,我收起等待星星的心,返回營地煮食避寒,這是我在拉帕努伊的第四天。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