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2016南美-82. 尾聲-我喜歡旅行的自己

8/16,早上六點,我站在紐約甘迺迪機場航廈外,看著天空。天色剛亮,太陽還沒升起,火紅色的火燒雲之下,來往航廈間的AirTrain,已忙碌地載著不同目的地的旅人,前往他們要去的地方。

而即將回台灣的我,要卸下旅人的身分了。

好捨不得啊!在這麼大的甘迺迪機場裡,如果搭上某班飛往未知目的地的班機,就能繼續旅行了…。為什麼會這麼捨不得呢?明明一個人的旅行,那麼孤單。而回台灣,還有家人、朋友、同事,以及一切熟悉的事物、好吃的食物、舒服的床。我不用煩惱如何生活,不用想盡辦法和語言不通的人溝通,可以輕鬆地過每一天了,為什麼,卻捨不得結束旅行呢?

航廈內,報到櫃台前,立起了看板,螢幕上亮起了航空公司資訊,那是熟悉的綠色地球圖案。我看著綠色地球標誌,突然間像是被重重一擊般地醒來了。直到幾個小時前,我還看著那看不懂的西班牙文,看著難能見到的異國航空,以及陌生的環境。而現在,我已經來到這個時刻,綠色地球的標誌太熟悉,是我台灣日常所見的圖案,既然此刻出現在我的旅行中,代表真的結束了,我真的要回家了。

我和長榮航空的看板合照,我記得出發時,也在小港機場拍過一張,穿著一樣的衣服,背著我唯一的背包。看著照片裡的自己,真的和出發前變得不太一樣了。我的皮膚黑了,曬得有點像印地安人;我的頭髮長了,需要吹風機了;我的身上髒了,滿是南美洲的灰塵;我的眼鏡刻痕多了,那些不是傷,是旅行的記憶;我留鬍子了,這是我從南美洲帶回來的禮物。而我的背包,重了六公斤;我的心情,卻輕了好多;我的笑容,少了出發的興奮,多了些平淡。

長榮航空的班機緩緩駛入停機坪,周圍的旅客大半都是我熟悉的臉孔,說著我聽得懂的話,這種感覺,很奇妙。明明如此普通,卻又如此不可思議,聽不見西班牙語,竟然好不習慣。連登機廣播,都不再需要聚精會神仔細聽了。

走進機艙,雖然還在紐約,已經像是回到台灣了。我打開AVOD娛樂系統,漫無目的地搜尋,戴上耳機,傳來耳朵中的是旺福樂團的歌曲。好懷念啊!這已不是秘魯快節奏渾厚熱情的歌了,是旺福輕快的聲音,熟悉的事物,慢慢回來了。聽著旺福的歌,我終於全心接受,旅行已經結束的事實,我要開始「習慣」我熟悉的生活了。

飛過換日線,就是8/17,我拿出日記,寫下最後的一篇。這本日記,可說是我背包裡最寶貴的東西了,我一邊寫著日記,一邊整理自己的心情,慢慢地,我感受到了,我捨不得的到底是什麼。

原來,我喜歡的,是旅行時的自己。

在旅行的時候,我總是在失敗和挫折之中,也已經習慣厚著臉皮面對這一切;為了讓旅行能夠前行,我必須勇敢地求助;面對未知的世界,我總是先走過去,再想辦法。我想起了,我竟然在google地圖上隨意點到Sibayo小村,就去了,不知道那是怎樣的地方,不知道有沒有地方住,最後卻遇到了很棒的人們,得到了寶貴的回憶。我可以冒險至此,並相信總會有辦法,樂於其中。

在沒有網路的旅行中,我喚醒了沉睡的生物本能,像一隻動物和別人溝通、在山裡迷路時相信小狗的帶路、用身體感受山的能量,感受危險的到來。我真真實實地活在大自然之中。

我學會笑了,我發現笑可以讓別人放下戒心,願意和我做真誠的交流;我發現笑可以讓自己在失落中,尋找新的可能性。在台灣我很少對人笑,在旅行中,我漸漸學會了笑,甚至是對陌生人微笑,我發現了笑的力量好大好大。這種笑不是偽裝,而是從內心真誠地出現。

回到台北之後,這些東西,能保留下來嗎?我還能用什麼方式,在台北冒險呢?

到南美洲旅行,在很多人眼中,也許是很酷的事情,在出發之前,我也這樣覺得。但現在,我發現旅行就像是換了一個地方生活,每天照顧自己的食衣住行。如果旅行就是好好地生活,那麼我能把日常生活,過得像旅行一樣嗎?

我不知道,但我想試試看,希望回到台北以後,仍然能留著旅行的感覺。關於不害怕失敗,關於相信自己的本能,關於笑。只要能笑得出來,總會有辦法的吧!

我看著AVOD螢幕,飛機過沖繩了,就快要回到台灣。我準備好了,用不一樣的心情,面對一樣的台灣。

而最後留在我心中的,是滿滿的感謝。謝謝在旅行中,幫助過我的每一個你/妳,因為有你們,我才能順利完成旅程;因為有你們,我知道有一天,我會再次出發,放心地把自己交給未知的世界。

我走出桃園機場,空氣中瀰漫著熟悉的80%濕度,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有著屬於台灣的厚重。我要繼續在生活中冒險了!

接下來,我會和怎麼樣的人相遇呢?

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