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陣子的浮浮沉沉,在今天,突然想通了一些。有時候總是這樣,一個人深陷在某個不堪的劇情中,成為悲情主角;直到默默成為這齣戲的觀眾,才明白劇中人的傻氣。如果能隨時切換自己成為觀看一切的觀眾,我想煩惱就會少了許多吧!

像是懂了什麼大道理一樣,我帶著開心的心情,來到了曉咖啡。

店員為我送上白色馬克杯,今天喝的是巴拿馬鄧肯莊園出產的咖啡,也是我第一次喝白蜜處理的豆子。巴拿馬市是我曾經轉機的城市,喝一杯巴拿馬,也是我的一份懷念。

杯中飄出了香味,深濃厚重,卻很快地淡去,成為輕輕的微風,最後只留下鼻腔內的清爽感受。漸弱的漸層香味咖啡,會是什麼味道呢?喝一口巴拿馬,口中彷彿含著一個巨大的、正成熟的果實。苦味沉澱在下方,酸味浮於其上,兩者融合同時在口中發酵,更是不斷競相出頭,彷彿要證明自己才是這杯咖啡的原味。

這杯巴拿馬,就像一個充滿自我個性的女孩,思緒跳躍,總是叫人捉模不定。當心中以為已經了解這個女孩,下一秒卻又變了。再喝一口巴拿馬,這次我將自己當成了觀眾,欣賞著這部屬於另一個人的戲。

可以繼續,好好地過自己的日子了。

打開電腦正要寫字,店員拿來了一個小手捏陶杯,她用清脆的聲音說:「這杯請你喝!是日曬的耶加。」

第一次來曉咖啡的時候,還有些怕生,而現在已經被店員記住了。我會成為這裡的常客嗎?

這杯耶加雪夫,聞起來有青澀的水果香味,入口先酸,濃濃的苦味接著襲來。有趣的是苦味雖濃,卻不厚重,反而是一種輕盈的,飄在空中的苦。眼前出現了經過一日忙碌後,準備入眠的睡前時光,我想,一定是個能舒服休息的夜晚吧!

走出曉咖啡,我回到一日最後的夢鄉。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