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常常在想,期待這種心情,究竟對於人的存在來說,有什麼重要性。為什麼我們需要對於沒有發生的事情,產生期待呢?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期待發生的事,通常不會發生,期待愈大,失望也就愈大。期待帶來了事前的心理滿足,卻讓事後的失落更加沉重。況且,期待所蘊含的不只滿足,還包括緊張、患得患失等等讓人不算舒服的情緒。所以,為什麼人麼需要有期待的情緒呢?它到底有什麼用?在這個夜晚,我走進了午營咖啡。

今晚點了一杯經日曬處理,淺烘焙的宏都拉斯,佩德洛。乾粉聞起來的味道,帶有清新的木頭香味。自從去過南美洲以及墨西哥以後,我對於中美洲各國也充滿嚮往,也許有一天,能從瓜地馬拉穿越整個中美洲,抵達巴拿馬。一邊旅行,一邊品嘗中美洲各國的咖啡,想想真是蠻享受的。

老闆送上今晚的宏都拉斯,同樣分成冰熱兩杯,乾粉經過沖泡後,有了不一樣的味道,聞起來苦味較多,但帶有一些涼涼的感覺。喝一口熱咖啡,入口即有重重的苦味,到了中段,味道轉為微微的酸,待酸味消失後,重重的苦再次浮現,整個口腔及鼻腔,像是被燒焦了一樣。這杯宏都拉斯,是一位嘗盡了人生至苦的人,他滔滔不絕地訴說,將故事的能量,無所保留地傳遞給旅人。

喝一口冰咖啡,入口有淺淺的苦和淺淺的酸,心中正想冰的比較溫和時,那滔滔不絕的後勁能量,又無預警地襲來。這杯冰的宏都拉斯,像是一匹狼,專門等待適合的獵物,將它引狼入室。

宏都拉斯的強大能量,讓原本期待又緊張的心,不知不覺沉了下來。我走下午營咖啡長長的樓梯,這杯咖啡,似乎已告訴我期待的後果,醒醒吧!別再做白日夢了!

歡迎留言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