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在工作上遇到挫折了。教育工作,對我來說,是個容易獲得成就,也容易獲得挫折的日常。一日一日的工作,似乎就是成就與挫折的反覆,有時候覺得自己可以一直教下去,有時候卻無力地想放棄。在這個背著挫折的夜晚,我來到了曉咖啡。

Menu上的玻利維亞,讓我不加思索地點了它,比起其他中南美咖啡豆,玻利維亞算是較少出現,也是我對這個美麗國家的懷念。由柏琳達莊園所生產,經水洗處理,中烘焙的玻利維亞,今天盛在白瓷杯與小圓盤的組合中,送上吧檯。

這杯玻利維亞,聞起來有濃濃的碳苦味,初入口,也是明顯的苦味在前。但過了一開始的苦味,除了酸味浮現之外,也沒那麼沉重了,反而相當地順口。重重的苦在外,內容卻是輕輕的,就是這杯玻利維亞。

無論是重還是輕,都是人生中的一部分,輕輕重重的累積,形成了曾經走過的生命歷程。就是會有輕的時候,就是會有重的時候,躲也躲不開,避也避不了。原來,是一杯這樣的咖啡啊!

曉咖啡的音樂輕輕懶懶的,這杯玻利維亞有它想說的話,我並沒有被咖啡治癒,但喝著它的輕輕重重,我似乎離開了那紛紛擾擾的世界,我坐在這裡,和我自己的心。如果有辦法讓失去的靈魂回到身上,那就還能有一些力氣匍匐前進吧?我沒有趴下,慢慢走出了曉咖啡。

歡迎留言

Close Menu